点击收藏后,可收藏每本书籍,个人中心收藏里查看

第一章: 接近死亡

  

  空气的污浊让欧阳玘几乎透不过气来,他不得不快速从胡夫金字塔里钻出来,在狠狠地吸了一口新鲜却又有些灼热的空气后,欧阳玘低头看了一眼手表。

  中午十二点,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两个小时。

  欧阳玘抬头举目望去,漫漫黄沙的吉萨高地上,耸立着三座最伟大的金字塔,而金字塔的周围分布着一些小金字塔群,看上去显得异常的壮观,不得不让人佩服古埃及人的智慧与才能。只是那些闲杂零乱的小商贩、游荡徘徊的旅游者总会让人感觉与这里的景象不相配,可以说是多余。

  欧阳玘紧紧了身后的棕色旅行包,随后绕到了胡夫金字塔的另一侧,那里有个被称作为“马阿蒙”入口的地方,那是9世纪初期,阿拉伯帝国的马阿蒙哈里发为了找寻金字塔内藏有的大量珠宝黄金而开凿的,也是他和欧阳炻约定的地点。

  但是他却失约了。

  有什么理由会让他失约?

  欧阳玘的手指搭在鼻梁上,正在认真地思考这一问题,双眼同时在周围快速寻觅着……

  旅游车上有游客正在陆续地走下来。

  骑着骆驼的游人正在肆意地惊叫着,笑着。

  身着传统服装的人们正在努力游说着人们购买自己的小商品。

  ……

  但是,却有一个人例外。

  欧阳玘放下手抬起头凝视着那个人。

  那个人正端坐在离“马阿蒙”入口不远的一块金字塔巨石上,头微扬,目视着太阳升起的地方,他的头上戴着白色圆帽,身上穿着白色阿拉伯长袍,完全是传统的民族服装,与当地的其他人没有什么区别,只是他在那里已经坐了很久了。

  欧阳玘记得自己九点到达这里的时候,他已经坐在那了,而现在已经是十二点多了。

  难道他也跟自己一样在等人吗?欧阳玘猜测着,正在这个时候,那个人却突然转过头来,目光刚好与欧阳玘对上。

  欧阳玘下意识地想要避开,但那个人却突然抬起手朝他挥了挥。

  是在向他招手吗?欧阳玘一愣,看了看自己的身旁,没有人注意到那个人,看来那个人的确是在叫他。

  欧阳玘犹豫地爬上石阶,缓步朝那个人走去。

  直到走到那个人身旁,欧阳玘才看清他的容貌。

  他的皮肤看起来很糙,黑色的皮肤上布满了棕色的斑点,浓密的胡须将嘴唇完全盖上,一副像瓶底一样厚的眼镜牢固地架在隐藏在帽子中的耳朵上。脸上的一切都显得脏兮兮、乱糟糟的,唯一干净的就是他那身衣服、那顶圆帽,简直是一尘不染。

  “你在叫我吗?”欧阳玘的阿拉伯文不太好,所以试着用英语问了一句,他尽量放慢语速,希望对方能听明白。

  对方点了点头。

  欧阳玘呼了一口气,看来他能听懂英语,欧阳玘面上露出淡淡的笑容,继续说道: “我们好像不认识。”

  对方同样面露微笑,并且抬手将一样东西递到了欧阳玘的面前。

  那是一个微型的金字塔模型,做工很精细,一层层错落的石头在这小小的模型上全部显现出来,看起来非常真实。欧阳玘接过了金字塔模型,并不重,一只手刚好将它握牢。欧阳玘的脸上露出了赞叹的表情,他对着太阳的方向举起模型,发现在阳光的照射下金字塔模型还折射着耀眼的光芒,金黄色的外形也很容易让人误会其是用黄金制成。对于这个小玩意,欧阳玘有些爱不释手,他边看边问道: “这是你做的?”

  对方的脸上露出了微笑,欧阳玘看不出那微笑的背后隐藏的含义,是承认还是否认,或者是其它,但不管怎么样,他都决定买下这个小玩意。

  “多少钱?”欧阳玘只希望对方不要随意抬价。

  对方却摇了摇头,这有些出乎欧阳玘的意料,他不明白这摇头的意思代表什么。

  “你不卖?”欧阳玘有些失望,他实在舍不得这个小玩意。

  “不卖…..送给你。”虽然对方的英文发音有些生硬,但是欧阳玘还是听懂了他的意思。

  “送给我?”欧阳玘重复一遍,他还是有些怀疑自己听错了,或者对方的英文太差,根本不明白自己在说什么。

  然而对方再次点了点头,同时站起身伸手在欧阳玘的肩上拍了拍,“这个送给你。”说完后,转身爬了下去,头也不回地走了,很快消失在零乱的人群中。

  欧阳玘苦笑一声,他没想到在开罗这个地方还会有这么大方的人。边想边缓慢地向下爬去,当脚踩在松软的沙子上时,突然一打滑,金字塔模型顺势从欧阳玘的手中跌落。欧阳玘站稳后,赶紧弯腰去捡模型,却发现金字塔模型的塔尖已经缺了一小角。

  “真是可惜了。”欧阳玘惋惜道,心中责怪自己的大意。

  “骑骆驼…..要不要…..”

  欧阳玘听到了一个稚嫩的声音,他抬起头望去,看到一名身着灰色传统阿拉伯服装的小男孩正牵着一头骆驼站在他的身旁。站起身,欧阳玘才发现那个小男孩很矮,才及他的胸口,而且很瘦弱,一双大而黑亮的眼睛覆着浓密而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倒也有神,只是整体看上去就像一个难民,而立在他身旁的那头骆驼也好不到哪儿去,瘦得几乎皮包骨。耷拉在驼峰之间的坐垫都已经磨得没了原有的色彩,整体看上去骆驼就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欧阳玘摆了摆手,将金字塔模型揣进了裤兜里,朝着有车的方向走去。

  小男孩却不愿意放弃,拽着骆驼紧紧地跟着欧阳玘,“骑骆驼……不贵……不贵…..骑骆驼……”他总在重复着这几句英文,也许这就是他仅会的几句话。

  欧阳玘有些厌烦,他讨厌被人这么纠缠,而且他现在根本没有心情骑骆驼,他要赶紧去找欧阳炻,所以他有些生气地冲着小男孩吼道: “我不骑骆驼,不!”

  小男孩站住了脚,呆呆地望着欧阳玘,显然被他的怒气给吓到,周围也有人相继投来目光,似乎在询问发生了什么。

  欧阳玘懒得理他,也懒得去管周围人的想法,转身准备离开。

  “骑骆驼……骆驼……不贵……骑骆驼……”小男孩似乎根本没明白欧阳玘的意思,继续跟在其旁边,不厌其烦的重复着这几个字。

  欧阳玘不得不再次站住了脚步,碰上这样的人,他真的拿这个孩子没有办法,他有些无奈地看着孩子。

  小男孩继续比划着,面上流露着乞求的表情。

  看着他可怜又坚持的样子,欧阳玘有些妥协了,他叹了一口气,问道: “多少钱?”

  “20埃磅……一小时…..”小男孩的脸上立刻显露出开心的笑容,双手上下比划着,生怕欧阳玘不明白他的意思。

  看着孩子滑稽的动作,欧阳玘无奈地笑了一下,这个价格还算合理,他可以接受。

  “好!”欧阳玘很干脆的接受了。

  小男孩开心地蹦了一下,赶紧回过身让骆驼卧下,弯着腰伸手示意欧阳玘上去。

  欧阳玘犹豫地迈上骆驼,伸手紧紧地抱住驼峰,这是他第一次骑,感觉有些特别。随着小男孩一声吆喝,骆驼前摇后晃地站了起来,看着骆驼蹒跚的前进,欧阳玘真担心这瘦弱的骆驼突然摔倒。小男孩却不理会这些,手舞足蹈地跟着骆驼,同时讲着一堆叽哩哇啦的话,他说的太快,再加上欧阳玘本身对于阿拉伯语懂得就少,所以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不过从他的动作上看似乎是在向欧阳玘介绍这里的旅游景点。

  欧阳玘伸手挡在额前抬头看着烈日,阳光真的很刺眼,仿佛要把人的身子吸干,就像深埋在这里的木乃伊一样,不留任何的水分。欧阳玘感到自己的嗓子眼儿越来越发干,甚至连嘴唇都有些躁动的浮热,他趴在了驼峰上,身子随着骆驼的移动而前后摇晃,他现在只想闭目休息一下,而不想再去欣赏这周围的景象。

  小男孩善解人意地闭上了嘴,只是默默地牵着骆驼继续前行,履行着自己的承诺。

  声音似乎渐渐远去。

  一切都安静下来。

  只有阳光还在散发着热度。

  越来越热,甚至已经开始饿了……

  欧阳玘立刻睁开了眼睛,一道绚丽的光芒立刻射向眼睛,欧阳玘赶紧低下了头,却发现嘴中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含满了沙子,他赶紧坐起身拼命地将沙子吐了出来,同时用力地抹了一把嘴,但随即就停了下来。

  这是哪?他刚才不是一直在骑骆驼吗?怎么现在却躺在了沙子上?

  不!是一望无际的沙漠!

  小男孩跑哪去了?他怎么能把他扔在这里?而且就连他的旅行包也不见了?难道那个小孩是匪徒?欧阳玘快速的从地上站起来,寻找着小男孩的踪迹,但除了沙漠还是沙漠,没有任何其他人存在的迹象,只有……

  只有那间看起来已经被遗弃了很久的土坯房。

  说是房子,它已经塌了半面,房内的一小部分已经处在阳光的灼射下,另一部分依然顽固的支撑着,整体看起来虽然不大,但也有个几十平方米的样子。也许它是某个古埃及王朝遗留下来的东西。

  不过,现在欧阳玘已经无心去琢磨这些,他现在已经感觉到来自身体的报警。他已经严重缺水,再这样下去,他会死的。

  死,一想到这个字,欧阳玘的心中立刻产生了恐惧的感觉。他不明白小男孩为什么会把他丢在这里?或者说在他睡着的时候发生过什么事情,总之,现在他真的感到很绝望。他双膝一软,跪在了沙子中,茫然地看着面前的漫漫黄沙,他不知道自己下一步应该做些什么,他只知道自己的体力已经不允许他前行,而且他的视线越来越模糊……欧阳玘一头栽倒。

  一股香气飘来的时候,欧阳玘立刻感觉到自己的脑子清醒了许多。他抬眼看了一下周围,眼前仍然是一望无际的沙漠,他不得不苦笑,也许自己太渴太饿了,才会产生这样的幻觉。

  但是那股香气却持续地飘进了欧阳玘的鼻子里。

  欧阳玘猛地转过身望向那座土坏房。他确定香气就是从那里飘出来的。在确定了这一点后,欧阳玘强撑着站了起来,有气无力地走到了土坯房前。在绕了一个圈后,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进入的地方,低头弯着身子向里走了几步后借着从缝隙里射进来的阳光,欧阳玘可以清楚地看到房子里的地上铺着一块具有埃及风格的漂亮红色地毯,而地毯的上面正放着各式各样的美食。有看起来像鲜奶一样的液体,也有长条状的面包,还有煮豆、羊腿之类的东西。欧阳玘已经顾不得去想这些东西是从哪来的,直接冲了过去,端起像鲜奶的液体一口喝了下去,同时拿起面包塞进嘴里。

  “你好,朋友。”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欧阳玘吓了一跳,猛地抬起了头,才发现对面坐着一个男人,他穿的很随便,上身一件蓝白色竖道的短袖衬衫,下身一条白色的休闲裤,衣着整体看起来很整洁,身材略胖皮肤发黑,面色却黑里透红,头发微卷呈黑色,五官清晰而轮廓分明,嘴唇附近略微有些胡须做点缀,跟大多数的埃及人差不多,没有太明显的特点。他正盘腿坐在欧阳玘的对面微笑地注视着欧阳玘。

  欧阳玘没想到在这种地方有美食,更没想到还会碰上一个人,而这个人竟然还说着一口流利的英文。

  “嗨,你好。”欧阳玘放下了手中的食物,有些尴尬地回应道。

  “朋友,请继续吃,没关系。”对方倒是很大方,伸手示意欧阳玘不用介意。

  欧阳玘心存感激,也许这位是个过路的游人,来到这里准备美餐一顿,却被他这个不速之客所惊扰,“很抱歉,我迷路了,而且……我又饿又渴。”欧阳只能苦笑,他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对方却只是微笑一下,然后伸手拍了两下,突然有音乐响起,那音乐是传统的阿拉伯风格。

  欧阳玘有些发愣,他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随着音乐响起,一名身着镶金片蓝色舞裙的舞娘缓缓地从墙另一侧半掩的门里走了出来,抖动着自己的丰满而具有诱惑力的腰身,尽情地跳着具有埃及风格的肚皮舞。

  欧阳玘差点咽住,他没想到这里竟然还会有舞娘出现,赶紧喝了几口汤,重新望向那名舞娘。

  她很美,浅铜色的皮肤上似乎涂了某种油质,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妩媚而诱惑。棕黑色的头发自然弯曲成大波浪状垂至腰间,随着身体的摆动来回飘动。白纱遮住她半张脸,但仍可以透过白纱隐隐约约看到她性感的红唇似乎带着一丝高贵而不可侵犯的微笑。美丽的大眼睛里一道坚定的目光射出,始终平视着前方,无视男人的存在,也无视欧阳玘的存在,只有一种说不出的期盼,也许更多的是迷离。

  欧阳玘目不转睛地盯着她,那种眼神流露出的迷离深深地吸引了他,仿佛在诉说着自己的悲与伤。

  男人侧脸看着欧阳玘,脸上现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嘲笑,他清了清嗓子,用纯正的英文说道: “这些食物你还满意吗?”

  欧阳玘赶紧回过神点着头致谢道: “非常满意,谢谢您的款待。”欧阳玘的目光移向男人右侧的墙壁上,那里挂着一幅画,不过似乎已经挂了很久,左上角已经脱落,上面覆盖着厚厚的尘土,隐约中可以看出画上画的仿佛是一个男人的画像,只不过已经无法看清他的样子。

  “很好,很好,很好……”男人一连说了三个很好,欧阳玘回过神面露笑容再次表示感谢。

  男人伸手再次拍了两下,音乐停了下来,舞娘缓步走了。男人的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张纸和一根钢笔,他伸出手友好地递给欧阳玘。

  欧阳玘虽然还不明白男人的意思,但仍旧友好地接过了纸和笔,并且礼貌地问道: “这是…..”

  “请写下你的遗嘱。”男人仍然保持着微笑。

  “遗嘱!”欧阳玘一惊,他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

  “没错,品尝完美食,看完优美的舞蹈,是时候死了。”男人再一次肯定道。

  欧阳玘大吸一口气,整个人立刻从地上站了起来,“你在说什么?我为什么要死!”

  男人却一动不动继续保持着微笑,道: “请快点写吧。”

  “不,我才不会死!”欧阳玘瞪了对方一眼,刚才他还在感激他,可是现在他怀疑自己遇上了一个疯子。欧阳玘也不理会对方准备离开,这个时候却发现刚才入口的地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着两个身材壮实的阿拉伯男人,面露横肉,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欧阳玘站住了脚,看来他要想离开这里并不容易,最重要的是这些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男人却不给欧阳玘思考的机会,手一挥,两个阿拉伯壮汉立刻走上前将欧阳玘架住,一把按在了刚才坐着的地方。

   “请写吧。”男人还在笑。

  欧阳玘彻底的绝望了,难道他真的要这么莫名的死去?

  “为什么?”欧阳玘不服气地问道。

  “因为你必须死!”男人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犀利的目光几乎要将欧阳玘射透。

  欧阳玘不禁打了一个激灵,这就是男人给他的理由,他想笑,可是现在他根本笑不出来,他无力地拿起笔,笔尖在纸上颤抖地划动着。

  真的……要死吗?

  

作者感言

七根胡

七根胡

此作者暂时没有公告!

2021-04-01 07:00

目录
目录
设置
阅读设置
弹幕
弹幕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反馈
反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