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收藏后,可收藏每本书籍,个人中心收藏里查看

东周列国志 清·蔡元放 863 2022-01-03 19:20:00

  书之名,无虑数十百种,而究其实,不过经与史二者而已。经所以载道,史所以纪事者也。六经开其源,后人踵增焉。训戒论议考辨之属,皆经之属也;鉴记纪传叙志之属,皆史之属也。顾六经者,圣人之书也。言体必有用,言用必有体。《易》与《礼》、《乐》,经中之经也,而事亦显焉。《诗》、《书》、《春秋》,经中之史也,而道亦彰焉。后人才识浅短,遂不得不歧而贰之,斯不能不有所戾。故高谭名理者,常绌于博识之士,而自矜该洽者,其是非或谬于圣人。顾理无二致,故言道之书,虽世不乏著,究其精者,亦不过恢张余蕴,仅可作佐翼注疏;其卑者,糟粕唾余而已。若稍肆焉,则穿凿傅会,破碎支离之弊出矣。至于事,则不然,日异月新,千态万状,非圣人已然之书所能尽也。故经不能以有所益,而史则日以多。夫史固盛衰成败、废兴存亡之迹也。已然者事,而所以然者理也。理不可见,依事而彰,而事莫备于史。天道之感召,人事之报施,智愚忠佞贤奸之辨,皆于是乎取之,则史者可以翊经以为用,亦可谓兼经以立体者也。

  自制举艺出,而经学遂湮,然帖括家以场屋功令故,犹知诵其章句。至于史学,其书既浩瀚,文复简奥,又无与于进取之途,故专门名家者,代不数人。

  学士大夫则多废焉置之,偶一展卷,率为睡魔作引耳。至于后进初学之士,若强以读史,则不免头涔涔,目森森,直苦海视之矣。《春秋》三传,左氏最为明备,专经者犹或不能举其辞,况其他乎?顾人多不能读史,而无人不能读稗官。稗官固亦史之支流,特更演绎其词耳。善读稗官者,亦可进于读史,故古人不废。

  《东周列国》一书,稗官之近正者也。周自平辙东移,下迄吕政,上下五百有余年,列国数十,事物纷庞,较他史为难读。迨变为稗官,则童稚无不能读。

  夫至童稚皆得读史,岂非快事耶?然世之读稗官者颇众,而卒不获读史之益者何哉?盖稗官不过纪事而已,其于智愚忠佞贤奸之行事,与国家之废兴存亡、盛衰成败,虽皆胪列其迹,而与天道之感召,人事之报施,智愚忠佞贤奸计言行事之得失,及其所以盛衰成败、废兴存亡之故,固皆未能有所发明,则读者于事之初终原委,方且懵然,又安望其有益于学问哉?夫既无与于学问,则读犹不读,是为无益之书,安用灾梨祸枣为!坊友周君,深虑于此,嘱余者屡矣。寅卯之岁,予家居多暇,稍为评骘,条其得失而抉其隐微。虽未必尽合于当日之指,而依理论断,是非既颇不谬于圣人,而亦不致贻嗤于博识之士。

  聊以豁读者之心目,于史学或亦不无小裨焉。故既为评之,而复序之如此。

  乾隆壬申二月七都梦夫蔡元放题于绿净山房

  

  

作者感言

清·蔡元放

清·蔡元放

此作者暂时没有公告!

2021-04-01 07:00

目录
目录
设置
阅读设置
弹幕
弹幕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反馈
反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