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收藏后,可收藏每本书籍,个人中心收藏里查看

第一章 花园怪客

多情浪子痴情侠 郑丰 2835 2022-01-11 22:11:51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声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苏轼·《蝶恋花》

※※※

初春时分,北地寒意已去,天候晴暖,京城里处处百花盛开,万紫千红。其时正当大明嘉靖十五年,年刚而立的世宗皇帝春秋鼎盛,用心朝政,海内升平,百姓安乐。

这日午後,京师城南一户墙高屋广人家的院子里,悠然传出一阵小女儿清脆的娇笑语声。那是两个女孩儿在後院角落的花棚下打着秋千,笑声如一串银铃般回荡在花团锦簇的小院落里。那年长的女孩儿约莫十一二岁,穿着绣花小背心和鹅黄百褶裙;年幼的只有七八岁,她身穿桃红织锦小袄,袖口镶着嫩绿滚边,下衬一条水蓝缎面扎脚裤儿和一对串珠牡丹绣花鞋,头上梳着两个髻子,颊上浮起一对酒窝,面容甚是秀美。两个女孩儿衣饰华贵,显是富宦人家的千金小姐。那年幼的女孩儿名叫含儿,是主人大学士周明道的独生女儿;年长的女孩儿名叫李铃铃,乃是含儿的表姊。

却说两个女孩儿在後院里打了一会秋千,也觉得腻了,李铃铃提议道:“含儿,咱们来玩捉迷藏,好不好?”含儿拍手说好,便伸手蒙住了自己眼睛,笑道:“表姊你先躲,我来找你。快去快去,我数到十,就来捉你啦。”李铃铃笑道:“欸!慢着数!慢着数!”匆匆跳下秋千,踩着小脚儿,径往前院去了。

含儿蒙着眼睛,犹自坐在秋千上摇晃,口里大声数到十,数完後将手放下,笑道:“我来找你啦!”面前却赫然多出了一个黑衣男子,离自己不过五六尺远近。

含儿惊得呆在当地,张大了口,竟自发不出声音。但见那是个高瘦汉子,一手拿着一柄亮晃晃的剑,一手抚胸,咳嗽了两声,呸的一声,往地下吐了一口鲜血。但见他身子一晃,跌倒在地,哗啦声响,压烂了花棚下的两盆兰花,犹自抚胸咳嗽不止。含儿这才注意到,这人身上受了好几处伤,黑衣早被鲜血染透,肩头和腿上的伤口犹自流出血来。她一个年幼千金小姐,哪里见过这般景况?坐在秋千上如同木雕泥塑一般,吓得僵了,更作不得声。

便在此时,墙头上多出了三个人影,一人喝道:“在这里了!”三人同时跃下,围在那黑衣人身边,手中刀剑直指着黑衣人。这三人都穿黄色锦衣,含儿认出是皇宫侍卫的服色。但听其中一人道:“你道躲进周大学士府里,我们便不敢追进来了麽?”另一个胖子道:“快将东西交出来!咱们兄弟一场,或许能饶你一死。”

那黑衣人冷笑一声,说道:“谁跟你称兄道弟了?你这种下三滥的货色,我郑寒卿可从来没将你瞧在眼里!”胖子脸上肥肉一横,挥刀便往黑衣人腿上斩去。黑衣人躺在地上,似乎连爬也爬不动,只能任人宰割。不料那胖子这刀没斩下去,自己却大叫一声,连退几步,伸手按住了左颊,鲜血从指缝间流出来,口里骂道:“他妈的!好小子!”不知如何竟被那黑衣人挥剑割伤了脸面。另两人一齐喝骂,刀剑齐上,往黑衣人头上砍落。黑衣人并不挡架,却开口叫道:“东西不在我身上!”

那两人听了这话,刀剑一齐停在半空,不敢斩落。左首那人问道:“你藏去哪里了?”另一人道:“这人狡猾得很,活捉了回去,交给洪大总管审问便是。”

黑衣人摇了摇头,神色惨然,说道:“王兄,你要捉我回去交差,公事公办,我也不来怪你。但你可知道,我取走的是甚麽事物?”那姓王的微一迟疑,说道:“我不知道。我只晓得你偷去了宫中的要紧事物。”黑衣人道:“洪总管没告诉你麽?”姓王的道:“没有。”

黑衣人缓缓说道:“他未曾告诉你,只因这事物乃是他自己从宫中偷得的赃物。这事他自然不敢声张,才只派你们几个亲信出来,秘密追还那事物。一旦你们知道了我偷去的是甚麽事物,洪总管必会杀你们灭口。因此我忠告两位,还是别见到那事物得好。”

姓王的哼了一声,说道:“我对洪总管一片忠心,才不信你这些鬼话!你监守自盗,身为宫中侍卫,却干下这等勾当,真是忝不知耻!”黑衣人叹了口气,转向另一人,说道:“林兄,你是信我呢,还是相信洪总管?”姓林的摇头道:“郑寒卿,你现在说甚麽,都已太迟了。你这一路逃出宫来,少说也杀了十来个宫中侍卫。就算你没偷甚麽事物,这笔血帐也够得瞧了。”

黑衣人叹道:“既是这样,我就将这大功劳给了你们罢。林兄,王兄,那事物是藏在了…藏在那…咳咳…”姓林的和姓王的低下头来,想听清楚他的言语。黑衣人却陡然跃起,长剑在空中画出一道银光,那两人咽喉中剑,鲜血喷出,脸上神色惊恐莫名,仰天摔倒,在地上扭了几下,便不动了。圆脸胖子在旁见了,脸色霎白,惊呼一声,转身便逃。黑衣人右手挥出,长剑直飞而出,刺入了胖子的背心。胖子俯身扑倒,又往前爬出数尺,才不动了。

黑衣人坐在地上不断喘息,呼吸粗重。他勉力站起,将姓林和姓王两人的尸身踢到院角的草丛里,又缓缓走将过去,抽出插在胖子背心的长剑,将胖子也踢进了角落。接着他便转过身来,望向坐在秋千上的含儿。

含儿目睹这场惊险血腥的厮杀,早吓得傻了,如同中了魔魇一般,钉在当地,动弹不得。但见那黑衣人很慢很慢地向自己走来,每走一步都得用十二分力气,好似随时会摔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了一般。他走得虽缓慢艰辛,却终究来到了含儿面前,蹲下身来,脸面正对着含儿。含儿见他脸上全是血污,神色狰狞,两道目光如电一般向自己射来,不由得全身簌簌发抖。但黑衣人口里说出来的话,却着实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黑衣人道:“你是周家大小姐,含儿姑娘罢?”语气竟甚是温和。

含儿全没想到这陌生怪客竟会知道自己的名字,心中惊疑不定,不敢不答,便点了点头。

黑衣人抬头望天,神色凝重,似乎在思索甚麽要紧事情。过了一阵,他长长叹了口气,伸手入怀,取出一个小小的包裹,方方正正,里面看来像是包着一本书册。他将包裹递去给含儿,又抚胸咳嗽,咳了半晌才止。他脸色越发苍白,喘息道:“今夜子时正,有个大娘和一个小女孩儿,会来到你家後院的水井旁。你将这包裹交给了那大娘。”他口气严峻,这几句话便是命令,毫无恳求的意味。周含儿呆呆地听着,也不回答,也不伸手去接,却是惊吓过度,连害怕也不知道了。

黑衣人又道:“你跟那大娘说,要她即刻逃去虎山,求医侠夫妇庇护。这包裹…这包裹…和里面的信,一定要交到医侠手中。听清楚了麽?”最後一句提高了声音,含儿吃了一惊,连忙点了点头。

黑衣人又道:“你刚才看到的事情,和我的托付,除了可以告诉那位大娘之外,一句也不能告诉你爹妈,或任何其他人。你听我的话,才能保你爹妈一家平安。你若泄漏了半句,转眼便要家破人亡!记着,今夜子时,一定要将东西交给她们。你若不照我所说去做,我死後变了厉鬼,也要来找你!”说时声色俱厉。含儿脸色发白,泪水本就在眼眶中滚来滚去,此时啊的一声,终於哭了出来。

黑衣人放缓了脸色,将包裹放入她怀中,温言道:“好孩子,你一定要听话。这事非常紧要,非常紧要。你听我的话,今夜将东西交给她们。刚才这些事情,你一句都不能跟人说!任何人都不能说!知道了麽?”

他凝视着含儿,望着她边哭边点头,才微微一笑,转身缓缓走去,一步一拐,来到墙边,忽又转过头来,说道:“请你…请你跟那女孩儿说,这事物在她二十岁前,决不能翻看。再说…再说…说爹爹去了,要她记着,她永远都是爹爹最心爱的宝贝儿,永远永远…永远…”说完这几句话,声音哽住,身子一颤,跪倒在地,往前扑下,消失在花丛之後。

含儿兀自呆坐在秋千上,良久不动,好似以为自己终究会从这场恶梦中醒过来,发现刚才不过是做了个梦,并非真实。又过半晌,一阵和风吹过,含儿感到背上凉飕飕地,却是出了一身冷汗。忽听身後一人叫道:「含儿!含儿!你怎地还不来找我?」含儿吓了一跳,回头望去,却见表姊正气冲冲地向着自己走来。原来李铃铃在前院躲了半天,未见含儿前来寻找,终於出来探看,见她兀自坐在秋千上发呆,心中甚是恼怒,正要上前责问,但见含儿脸色苍白如纸,也不禁一愕,问道:“含儿,你怎麽啦?”

含儿回过神来,说道:“我…我…”声音嘶哑,竟说不出话来。她吞了口口水,跳下秋千,不知哪来的勇气,忽然拉起表姊的手,往刚才那黑衣人消失的花丛走去。但见花丛後的石板地上血迹殷然,那黑衣人却已不知去向。此时天色渐暗,李铃铃没注意到血迹,只觉此处阴森森地,心中发毛,说道:“含儿,咱们回屋里去罢。”含儿心中惊疑,低头望见自己怀中的包裹,想起院子角落还躺了三个死尸,不禁更加害怕,忙随表姊回入屋中。

作者感言

郑丰

郑丰

此作者暂时没有公告!

2021-04-01 07:00

目录
目录
设置
阅读设置
弹幕
弹幕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反馈
反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