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收藏后,可收藏每本书籍,个人中心收藏里查看

第一章

赌海腾龙 佚名 2703 2022-01-11 21:56:33

  灯火如豆,一方小桌,桌上一碟罗卜干,三碗稀饭。

  “阿图,吃饭啦!”好柔细的叫唤声!

  “干X X ,你们吃就好啦!那种鬼莱又有什么好吃的?”似霹雳一般,又响,又疾,又好像火药出腔。

  “阿图,多少吃一点吧!不然会饿坏了身子的!”

  “干X X ,罔市,我叫你们吃,你们就快点吃吧,吃完了我还要带你及那个小鬼出去办事情的!”

  “办事情?什么事情?”

  “干X X ,真噜嗦!皮又痒啦?”

  “哎!哎呀……”

  妇人边哭泣边叫着疼!

  “干X X 还不快去吃饭,惹火了我,把你活活的揍死!”

  “大婶!咱们去吃饭吧!”

  只见一位身形瘦弱,面色苍黄,但五官清秀,神色坚毅,年约七岁的小孩子,扶着一位泪流满面的中年妇女自房内出来。

  越想越伤心,那中年妇女伏桌饮泣着。

  “大婶,吃饭吧!否则大叔又要生气!”

  中年妇女一把搂住小孩,泣道:“富儿,苦了你啦!”

  “大婶!你们肯收留我这个没爹没娘的小孩子,我已经很感谢了,大叔最近心情不大好,过一阵子就没事啦!”

  中年妇女感动的道:“好懂事的富儿,阿图若不迷上赌博,咱们一家三口,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不知有多好?”

  “干X X ,罔市,你不吃饭,在胡说些什么?”

  小孩急挣开身子,低声道:“大婶,吃饭吧!”

  手端着稀饭,泪珠直流,中年妇女不知是在吃饭还是饮泪水?

  好半响,自房内走出一位身材魁梧,双目充血,气色败的中年汉子,“干X X ,还在吃呀?快一点好不好?”

  “阿图,你也采吃吧!”妇女怯生生的道!

  “干X X ,我没有心情吃啦!时候不早了,回来再吃吧!”

  中年壮汉左右双手分拉着那妇女及小孩子。

  小孩子默默的随他走着!

  罔市却急道:“阿图,要去哪里呀?”

  阿图用力一带,吼道:“干X X ,到了地方就知道啦!”

  罔市犹要问下去,那小孩却道:“大婶,别问啦!大叔又不会把我们拿去卖!”

  阿图作贼心虚,神色一怔,道:“小鬼!你……”

  罔市凄然道:“阿图,你真的……”

  阿图吼道:“干X X ,别胡说八道!走啦!”

  罔市神色一惨,不再说话了!

  她自嫁给涂图后,夫妇两人以杀猪为生,日子倒还过得可以,为了多赚些钱,两人才搬来城里。

  果然不错,收入一多,生活也改善不少,连自乡下收养的孤儿施富的气色也随着好了起来。

  不料,在歹人引诱之下,涂图迷上了骰子。

  涂家劫数亦来临了,终于输得一精二光,而且欠了一屁股的烂债,涂图可以说已经被逼争了!

  今晚他决定以太太及小鬼为押,好好的拼它几把!

  涂图怀着紧张的心情,三步并作两步的拉着闷不吭声的罔市及施富往“一定赢赌坊”前进!

  “卡拉!”“卡拉!”骰子推动声,依稀可闻!

  涂图血液更沸腾了!

  步伐不由自主的更迅速了。

  罔市绝望的任他拖着。

  施富漠然不语,好深沉的娃儿!

  陡闻——“哇!二,三,五,通赔!哈哈——”

  涂图大叫一声,“哇!昕到没有,庄家通赔哩!今晚庄家气运已差,我的赚钱机会终于来了!”

  不知哪儿来的精神,健步似飞,冲进了赌坊!在喧哗,拥挤人潮中,涂图三人挤到了柜台前。“又瘦又干的中年掌柜的,一见来人是涂图,不由眉头一皱,没安好气的问道:”你又来干什么?“

  涂图强挣着笑颜,哈腰点头道:“杜爷,我想将内人孩子暂时押在这里,弄点钱去博几把!”

  姓杜的掌柜目光往罔市及施富身上一瞟,不屑的道:“老的老,小的小,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能值多少钱?”

  涂图忙道:“杜爷?他们皆很听话,做事也挺勤快的!”

  姓杜的掌柜冷声道:“少吹啦!要押多少?”

  涂图右手食指一竖,满脸祈求之色。

  “拾两?”

  “不!壹百两!”

  “哼!少臭美!伍拾两!”

  “玖拾两!”

  “柒拾两!不加啦!”

  “好!好吧!”

  “哼!赌鬼!”

  涂图点也不点,便将银子一抱,看也不看罔市及施富一眼,便疾冲向台桌,罔市绝望的泪流满面。

  “大婶!免悲伤!天无绝人之路!”

  罔市搂住施富边哭边道:“富儿,累你跟着受苦!”

  “大婶!不要紧!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再苦也不怕!”

  “富儿………”二人暗泣着。

  姓杜的掌柜一向心黑手辣,原本叫打手前来监视,此时,心一软,摇摇头暗叹一声,便打消念头了!

  且说涂图半跑半走的冲到赌桌,适逢庄家喳呼:“快!快下呀!”他忙叫道:“老王!等我一下!”

  硬从人群中挤了进去之后,一瞧桌上堆了不少的银子,心跳立即加速,喘着气问道:“兄弟,大?还是小?”

  一位瘦削老者没好气的答道:“大啦!你自己有眼睛,不会看呀!妈的!这么急着送银子呀!”

  涂图急着下注,忍住气,瞪他一眼,往银子多的一方押下了一锭银子后,沉声向那老者说道:“干X X ,别走,等一下算帐!”

  瘦削老者自赌桌上取回一锭银子,同时嘀咕道:“衰尾的既然来了,庄家又要旺了,暂避一下风头!”

  庄家嘴角挂着冷笑,喳呼道:“离手啦!”

  涂图暗暗念了一声:“鸭米豆腐。”

  手拿屠刀,嗜赌如命,又不修口德的涂图,在情争之下,也会求神佛相助了,平时不烧香,有效吗?

  陡闻:“开啦!”

  “一,二,三,六点,吃大赔小!”

  “啊……”

  “哈哈!我就知道只要给那衰尾道人沾上边,一定是稳输不赢的,还好!我见机收得快!喷喷!”

  那瘦削老者将那锭银子吻得喷喷作响!

  “干X X ,少惹我喔!”涂图吼着道。

  “哈哈!谁惹你啦!输不起呀?”

  “干X X ,我……”

  “哼!你……你想咬我的‘鸟’呀!”

  “啊……”涂图疾冲向那瘦削老者。

  瘦削老者挪擒道:“来呀!哈哈……”

  庄家朗声叫道:“没事了,下注!快下注!”

  赌客们你看着我,我瞧你,硬不下注!

  庄家“卡拉!卡拉!”又晃了两个骰盒后,“砰!”的一声,将骰盒置于桌上,叫道:“下呀!快下注呀!”

  赌客们齐瞧着涂图,仍是“按兵不动”。

  庄家心中了然,沉声对涂图道:“老哥!你先下吧!”

  涂图有自知之明,稍一犹豫,将一锭银了押在“大”。

  庄家心中暗骂一声:“妈的!这家伙真的有够:衰尾‘,为了赢钱进来,又非助他一把不可!真气人!”

  说完右手轻拍一下桌面,叫道:“各位,可以下了吧?”

  众人不约而同的将银子押在“小”。

  庄家喜在心里,表面却不动声色。

  原来,这家赌坊早在骰子中灌了铅,可以由庄家随心所欲的控制点数大小,可惜没有人揭穿。

  方才庄家已经摇出了“小‘;点,为了吃大赔小,只有轻拍桌面将点数变大,让涂图意外的赢一把。

  果然,在众人叹息下,开出了“六,五,五”。

  “吃小赔大!”

  涂图喜极而跳,叫道:“干XX,中啦!我押中啦!喂1 你们跟着我下以1 一定是错不了的!”

  说完,热情的向众人推销着!

  那气色,神情简直是判若二人!

  庄家看他那副得意的样子,“干”在心里,嘀咕道:“妈的!真是没出息的家伙,输那么多的钱,不知害怕,小赚一把即乐上了天,看我如何宰你?”

  “卡拉!卡拉……”连响,“碰!”一声,骰盒“安座”,庄家叫道:“下啦!”

  涂图胆子壮了,取出二锭银子,仍押“大”。

  这次有五六个人跟着下“大”。

  大部分的人有下在“小”再次采观望。

  “开啦!离手!”

  “哗!四,六,六,仍是大哩!”

  涂图冲过去拉着罔市及施富之手,又抖又摇的叫道:“罔市,咱们大赢了,咱们出人头地了!”

  罔市诚恳的道:“阿图,见好就收吧!”

  涂图脸色一沉,骂道:“干X X ,你这,查某‘真是不识相,我的手气正旺,怎么可以见好就收呢?”

  愤愤的甩开手,重回赌桌。

  庄家挂着冷笑,叫道:“下呀!快下呀!”

  涂图将三锭银子仍押在“大”。

  这一次跟的人增加了不少,庄家双目一瞧,心中有个谱,决定继续采取原定的策略,“放长线钓大鱼*.果然,仍是”大“。

  这下子,人心浮动了,涂图成了“福将”了!

  只见他取出五锭银子,砰的一声!仍押“大”!神采飞扬的将腰挺得笔直,双目炯炯的环视着众人!

  众人亦解囊紧跟着押“大!”

  庄家朗声吆喝道:“离手,要开啦!”

  “唉!”众人顿足不已!

  涂图举起双手,叫道:“弟兄们!不要慌!”

  说完,眯着双眼,倾听骰声。

  庄家的见状,暗忖:“妈的!人模人样的,你若是会‘听牌’,怎么会输得这么惨呢?咱们斗斗看吧!”

  “砰!”的一声,骰盒放在桌上,叫道:“下啦!”

  涂图慎重其事的将五锭银子摆在“小”上。

  这次跟的人虽然少了一些,但仍过半数。

  怪的是,押“大”的人亦不多,观望的人逐渐增多了;“开啦!四,五,六,吃小赔大!”

  涂图额头开始冒汗了!

  他不信邪的一把一把赌着。

  银子亦一锭一锭的不见了!

  终于,只剩下最后的一锭银子丁!

  涂图颤抖着手,正要作最后一搏之际,罔市带着施富跪在他的身边,哭道:“阿图,别再赌了!”

  涂图凄厉的笑道:“罔市,我若走了,你们怎么办?”

  罔市坚毅韵道:“做牛做马也甘心,只要你戒赌,好好重新做人。”

  涂图目眶一酸,哑声道:“罔市,富儿,你们走吧!”

  说完,将银子塞进罔市手中,护着二人往外行去。

  四名打手,动作齐一,阻住他们的去路。

  涂图拿起椅子,喊道:“罔市,走呀!”

  挥椅击向那四名打手。

  “哼!找死!”

  四名打手闪过来击,各自劈出一掌!

  “砰……”连响,涂图口中鲜血直冒,摇摇欲倒!

  也不知谁叫了一声“做了他!”

  “砰……”涂图身子趴在地,寂然不动。

  “阿图……”“大叔……”罔市,施富抱着尸体痛哭不已!

  唉!睹!害人不浅!

  

作者感言

佚名

佚名

此作者暂时没有公告!

2021-04-01 07:00

目录
目录
设置
阅读设置
弹幕
弹幕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反馈
反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