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收藏后,可收藏每本书籍,个人中心收藏里查看

第一章 捕鱼郎变成保漂

凌峰射雕 凌峰射雕 7658 2022-01-09 13:24:41

  “男大要闯,女大要浪;一闯成名,一浪招蜂。”

  阳光普照,微风徐徐,哇操!好一个出游的好日子!

  此时,一位青年正行近“江山楼”,他高逾六尺,生得方头大耳及熊腰虎背,活似一只大熊人立而行哩!

  他一走近“江山楼”,立见一名少年哈腰道:“龙哥!”

  他一瞪眼,立即道:“小许!节制点!你快成猫熊啦!”

  少年立即低头道:“是!是!”

  青年立即抛出一块碎银道:“喝茶吧!”

  少年一接碎银,忙陪笑道:“谢谢龙哥!”

  青年一近大门,立见一名丽服妇挤满笑容的迎来,她那笑容配上半寸厚的粉及大红胭脂,充满岁月不饶人之状。

  别看她年岁不小,嗓音却是又脆又嗲的道:“阿龙仔!你再不来,秋香便要哭肿眼,春梅快要消瘦,夏莲便要痴啦!”

  “哈哈!那有这么严重?”

  “真的啦!你瞧!”

  果见一群幼齿仔快步行出。

  前面三妞更是春风满面的加快脚步迎来。

  江山楼乃是樊城十八家妓院中,规模最大,素质最高,生意最旺之妓院,楼内一共有六十位姑娘。

  江山楼之姑娘区分二级,第一级姑娘三十人,她们在楼上接客,第二级姑娘三十人,她们便在楼下接客。

  楼上与楼下姑娘之价码至少差三倍,楼上姑娘间之价码又有区分,春梅、夏莲及秋香三人一直保持高价位之前三名。

  因为,她们既年轻又美丽,既浪又会哄男人呀!

  青年一见她们迎来,便含笑扫视她们。

  三妞立即脆声行礼道:“龙哥!”

  青年点头道:“秋香,你仍然美目剪波,何曾哭肿眼呢?”

  秋香哗道:“龙哥要看人家哭肿眼才高兴吗?”

  “哈哈!我忍心吗?春梅怎会消瘦呢?”

  说着,他的双手已朝自己胸脯一比。

  波霸级的春梅便白眼啐道:“死相!”

  青年哈皓一笑,望着黛玉型的夏莲道:“痴啦?”

  “去你的!你此次迟到一天,该罚!”

  “哈哈!昨天下雨嘛!”

  “人家守了你一天哩!”

  “真的呀?好感动幄!”

  “少呷嗦!今天挑谁?”

  青年便故意来回扫视三妞。

  三妞便摆出迷人的架式。

  不久,青年耸鼻嗅了不久,便上前搂着夏莲。

  夏莲乐得不由格格一笑。

  秋香及春梅啐句“没良心的!”便退去。

  青年便搂着夏莲人内。

  不久,他们沿梯而上,便折入一间华丽的房中。

  夏莲呈上香茗,便贴乳靠坐道:“最近忙什么?”

  “老一套!捕鱼!卖鱼!”

  “生意如何?”

  “老一套!每天进帐十两!否则,那能来此快活呢?”

  夏莲吐气如兰的附耳过:“龙哥!别来此地花这种冤枉大头钱,凑个五万两,赎了人家吧?”

  “我养不起你!”

  “不!我肯吃苦!我可以补网、做饭,为你…生孩子!”

  说着,她不由一阵脸红。

  青年轻掐她的香腮道:“干嘛突然有此念头,你以前不是一直喜欢这种可玩又可捞的日子吗?”

  夏莲低声道:“龙哥未发现缺少冬杏吗?”

  “对啦!她去那儿啦?被赎走啦?”

  夏莲摇头道:“她在七大前被一位大爷破了相!”

  “破相?谁会辣手摧花?”

  “他是一位外地醉客,他嫌冬杏服务不周,便两刀破了她的相!”

  “太过份啦!人呢?”

  “尚在牢中!”

  青年点头道:“你因而有了此念!”

  “嗯!我另有三千余两私蓄,我先拿出来,龙哥赎了我吧?”

  “抱歉!我这个‘罗汉脚(光棍)’目前还想多玩几年,何况,我赚多少便花多少,我凑不出四万余两。”

  “人家可以等你,好不好?”

  “不妥!我一个月至多收入三百两,我要凑多少年呀?”

  “这……”

  青年道:“另找良人,今日就及时行乐吧!”

  说着,他的手已由衣缝钻入酥胸。

  她不由格格笑道:“轻点嘛!”

  “它的头儿挺起来啦!够媚!”

  “讨厌!小声点嘛!”

  说着,她已自动打开衫扣。

  不久,他反手卸掉肚兜,便一头栽进双乳间。

  他便在双峰又吸又舔着。

  “格格!痒死了!饶了人家嘛?”

  他顺手一撩裙,便在胯间寻幽探胜道:“湿啦!真快!”

  “讨厌!别逗了嘛!”

  “不行!我方才嗅出你的浪劲!”

  “黑白讲!你又不是‘虎鼻狮’,那会嗅浪劲!”

  “我相信你最近没爽过!”

  “你说对啦!这阵子的大爷多是一大把年纪,他们专在事前逗人家,真正办事之时,两三下便清洁溜溜啦!”

  “哈哈!你一定憋死啦!”

  “是嘛!真讨厌!”

  “好!今天包你爽!”

  “少黄牛!你若办不到,我便不放你走!”

  “拜托!我没带那么多银子哩!”

  “不管!人家宁可倒贴,非爽不可!”

  “惨啦!我今天碰到大白鲨啦!”

  “讨厌!”

  立见她一起身,便宽衣解带。

  不久,她已清洁溜溜啦!

  青年哈哈笑道:“真美!不愧为江山楼台柱也!”

  她白他一眼,便上前卸下他的内外裤。

  不久,她便趴蹲在椅前品萧。

  他受用的晤道:“真赞!”

  不久,他那小兄弟已经立正致敬。

  她朝腿上一坐、便张腿贴乳一挺,顶摇不己!

  青年脱去上衫,便抚揉酥背及丰臀。

  不久,夏莲道:“看你的啦!”

  “行!”

  他兜臀一抱,立即起身。

  夏莲便趁势搭肩勾腿粘上他。

  他便边走边顶着。

  她热情的耸挺道:“好龙哥!好可爱的‘小龙’哦!”

  “消不少火气了吧?”

  “嗯!好龙哥!轰人家吧!”

  “行!”

  他走到榻前,便把她放上榻沿。

  她便主动把粉腿架上他的双肩。

  他立即挥戈疾顶。

  “好龙哥!算够劲!”

  她便扭臀迎顶不已!

  炮声隆隆!

  浪叫连连!

  良久良久之后,二人方始同归于尽。

  “爽了吧?”

  “嗯!好龙哥!”

  二人又温存一阵子,她便替他净身整装。

  不久,他递出一张一百两银票,她却伸手推开道:“龙哥进补吧!”

  他哈哈一笑,便把它塞人她的双乳问。

  “谢谢龙哥!”

  “走吧!”

  二人便互搂的下楼。

  不久,他已笑哈哈的离去。

  他一到河边,便跃上一舟及操桨驰人汉水。

  水面上充斥游船及货船,他却熟练又迅速的穿梭于船只之间,不出盏茶时间,他已把舟泊于对岸边。

  他便愉快的踏上襄阳地界。

  提及襄阳及樊城,看官们或许会觉得陌生,不过,若提及高卧隆中的诸葛亮,看官们一定会有熟悉感。

  隆中山便位于襄阳西北方二十余里处。

  昔年,刘备率关公及张飞到隆中山三顾茅庐才请出孔明哩!

  襄阳及樊城位于汉水上游两岸,襄阳是政治中心,樊城是商业中心,它们在三国时代,皆是军事要城。

  中原曾有一句俗语“南船北马”,它的分界点便在襄阳,襄阳以南的人多搭船,以北的人则多骑马。这位青年泊妥舟,便哼歌离去。

  不久,他已在一家酒楼大吃大喝着。

  膳毕之后,他吩咐店家包妥一只鸡,便拎它离去。

  半个时辰之后,他已经来到隆中山下的二家木屋前,立见他喊句:“凡人!”

  便把手中之烤鸡抛入右侧木门内。

  倏听一声“谢啦!”一名青年一出现便接住它。

  青年便步入左侧木门。

  立听一声“接住!”右墙已飞入一块碎银。

  “哈哈!有必要分这么清吗?”

  “不错!亲兄弟尚且明算帐!谢谢你的跑腿!”

  “好吧!你果真是凡人!斤斤计较!”

  “恐龙!我不占你的便宜!”

  “安啦!凡人!我今生今世偿还不了你的情啦!”

  “俗!俗透啦!你今天泡那个妞?”

  “夏莲!我彻底摆平她啦!”

  “是吗?”

  “不错!她这阵子一直憋得很难受,我把她轰得香汗淋漓高潮迭起,她乐得都流泪啦!”

  “此妞挺会哄人的!”

  “不!她今天真的爽到家啦!她不收我的渡资哩!”

  “晤!她倒贴啦!”

  “是呀,足见她多爽啦!”

  他不由哈哈一笑!

  不久,隔壁又传来:“你真的白玩啦?”

  “没这口事!我一向不揩别人的汕!”

  “对!这才是众人的龙哥!”

  “哈哈!你馒慢吃吧!”

  “早点睡!明早还要干活哩!”

  “行!”

  此青年姓樊单名仁,那位泡妞青年姓孔单名龙,两人自三年前相遇之后,便住在此地捕鱼维生。

  翌日破晓时分,他们便已经各挑一对大箩筐登上那条小舟,不久,他们各操一桨,小舟便如飞的射出。

  此时乃是最黑暗时刻,四下既暗又无人,他们熟练的收桨,便各自筐中取出一个鱼网再各站一侧的抛网人水中。

  不久,樊仁把自己之网口交给孔龙,便操桨逆流徐上。

  孔龙便双手各持一网站在舟上。

  舟儿徐行,孔龙脸上的笑纹渐深的道:“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鱼儿被人吃,凡人!发啦!”

  樊仁刚一笑,望向前方之双眼倏瞪。

  立见他起身便道:“水面有人挂啦!”

  孔龙问道:“当真?”便张望着。

  却见四周黝暗如黑,他根本就“有看没有到”。

  樊仁却加速操舟驰去。

  不久,他趴在舟首便自水中捞起一人。

  立见那人腹胀如鼓,浑身刀剑伤痕,连脸上也有三道剑痕,孔龙择前瞧,不由啊叫而退。

  樊仁却把对方的腹部放在自己的左膝上,再单膝长跪的按对方的背部,立见河水连连自对方的口中吐出。

  孔龙忙道:“凡人!别白费力气啦!他……”

  樊仁道:“收网!先送我回去!”

  “你……”

  “快!天快亮啦!”

  “好!”

  孔龙便以一脚踩网,双手迅速的收另一网。

  樊仁则迅速的压挤那人腹中之水。

  不久,孔龙把二网鱼一放在舟上,便操桨疾驰而下。

  没多久,樊仁未待舟泊岸已抱那人掠上岸。

  只见他掠纵几下,便消失于远方,孔龙笑道:“凡人这家伙天天叫我别多管闲事,他却比我鸡婆哩!”

  他不由哈哈一笑!

  他把网中鱼放在筐中,便泛舟逆流而上。

  不久,他便已捕妥四筐鱼。

  于是,他操舟驰向樊城。

  天色一亮,他便在鱼市售光那四筐鱼。

  他未再和那人“打屁”,便直接返襄阳。

  且说樊仁抱人掠返木屋之后,他立即把对方送上自己的木床,然后,他运掌如飞的拍打对方的穴道。

  不久,他发现对方的衣袋中有物品,他便脱下对方的上衫。

  立见对方的胸腹间至少有八处伤痕,其中二道伤痕更是被捅了二个洞,他不由得摇摇头。

  他又拍穴渡气不久,终听对方呻吟一声。

  樊仁便掌按对方心口徐徐渡人功力,再附在对方的左耳旁低声道:“我叫樊仁!一介渔民!汝有何遗言?”

  立见对方哑哦一声,便吐出血水。

  樊仁顺手抓中,便拭净血水。

  立听对方弱声道:“此……地……何处?”

  “襄阳!汝飘浮于汉水上游!”

  “襄阳!隆……中山之襄阳乎?”

  “是的!”

  对方连咳一阵子,便弱声道:“汝……救吾……福祸……难料”

  “我知道!汝有何遗言?”

  “吾……诸葛……阳……盼葬……隆中山……”

  “行!”

  “不过……追兵……将至……宜密……密葬吾……”

  “行!”

  “吾……瞧……汝……”

  说着,他已睁开剩下的右眼。

  樊仁便凑上脸道:“我叫樊仁!一介渔夫!一向仰不愧天,俯不作地,我一定可以达成你的遗愿!”

  诸葛阳以失神的单眼瞧了一下,便道:“福……祸一线……间,全看……汝如何……回应……取……吾手中之……物……”

  樊仁这才发现他的手中握有一物。

  他一见它,不由脸红。

  因为,它是一件青铜铸品,状似一对男女互搂交合,女方之双乳及下体清晰可见,男方之小兄弟亦昂举。

  诸葛阳道:“摇二下!”

  樊仁便轻摇两下!

  立听“扣扣”连响;这对男女腹中居然另有物品。

  樊仁不由一怔!

  诸葛阳道:“汝之修为……如何?”

  “尚可自保!”

  “算汝行善获福!”

  倏见他脸上转红,呼吸也急促,樊仁一见他已到“回光返照”阶段,立即道:“请您速吩咐!”

  “行家!很好!汝以指插入女方下体再扳男方阳物,男女口中必会滑出一丸!”

  樊仁便好奇的倒持它及依言而为。

  果听二声细“卡”响,二粒表面斑剥的灰九已经自男女的口中滚出,樊仁立即接住它们及凑向诸葛阳。

  诸葛阳注视一眼,不由叹道:“用心计较一场空!”

  说着,他不由连咳三声。

  樊仁立即拭净血水。

  立见诸葛阳道:“它们叫赤阳丹及绝阴丹,乃是至阳至阴之丹,汝不服则已,一服必需同服二丹。”

  “是!它们可增功乎?”

  “岂止增功!它们可使枯骨生肉、化腐朽为神奇,汝必须安静行功,而且要连续行功七日七夜以上,越久越佳!”

  “是!”

  “为防范被人追寻到汝,汝在十天内勿服用它们,而且,汝必须另把二粒灰丸送人它们的体中。”

  “是!”

  “它们之背后各刻有一招掌式,汝先抄录另悟!”

  “是!”

  “吾怀中之银票赠汝,替吾积些阴德吧!”

  “是!”

  “记住!汝若有成,勿仗以为恶,否则,吾必化厉鬼攫汝!”

  说着,他的独眼已照照泛光瞪着樊仁。

  樊仁点头道:“是!我发誓!”

  “很……很好!”

  说着,他不由连咳!

  他脸上之红霞也转为腊黄。

  樊仁忙问道:“你尚有何吩咐?”

  “葬……吾……于……诸葛饲……后……林中!”

  “行!我会小心密葬!”

  “毋须棺木……净吾体……一卷白布……即可!”

  樊仁点头道:“是!”

  “人算……不如……天算……宜积善!”

  “是!我一直暗中行善!”

  “很……很好!”

  说着,他已连连咳嗽!

  没多久,他呃一声,便蹬脚咽下最后一口气。

  那张狞厉的脸却含着笑容哩!

  樊仁忙在榻前趴跪叩头道:“您放心!我一定密葬您而且会替汝积阴德,愿您早投胎富贵人家。”

  他又叩三个响头,立即起身。

  他定过心神,便把衣衫中之小盒及铜铸品藏在灶后。

  接着,他烧水及取来干净衣物。

  不久,他轻轻的擦拭过尸体,再穿妥他过年才穿过之新衣靴,他一见颇合身,不由松口气。

  接着,他匆匆离去。

  半个时辰之后,他已买回线香。纸钱及白布。

  他以白布小心的裹尸,便以浅锅在榻前上香焚化纸钱。

  倏听敲门声道:“凡人!我回来啦!”

  樊仁便上前启门。

  立见孔龙探头道,“人呢?”

  “回去啦?”

  “挂啦?”

  “嗯!勿外泄此事,以免引祸上身!”

  “我知道!收下吧!”

  说着,他已递来一锭白银。

  “谢啦!”

  “小卡司啦!我回去啦!”

  说着,他立即离去。

  樊仁关妥门,便入内瞧着那个铜铸品,果见它们的背部各有细小之刻字,而且是篆体车型。

  他微微笑道:“所幸我学过篆字!”

  他立即逐字抄录。

  不久,他一抄妥,便又校对一遍。

  他一校妥,便逐字推敲着。

  良久之后,傀喃喃自语道:“够艰涩!不易练哩!”

  他把纸埋在地下,便匆匆离去。

  不久,他已进入药铺向掌柜低语着。

  没多久,他已买回六粒灰九补丹。

  他一取出铜铸品,便以小指戮人女者下体再轻扳男者之小兄弟,二声轻卡之后,它们之嘴部内侧已变圆状。

  他便把两粒灰丸塞人它们的口中。

  灰九一人腹,他便轻轻的连摇着。

  良久之后,他方始藏妥它。

  万事皆备,只剩人夜埋尸矣!

  于是,他取出那张纸再推敲招式。

  此时,汉水河面正有大批青衫人纵掠于每条船上探听一位中年伤者,两岸另有大批青衫人边走边搜寻着。

  深夜时分,樊仁便挟尸持铲离去。

  他避开登山道路,便沿右侧林中掠去。

  不久,他已停在诸葛祠后林中。

  他略一张望,便上前移开一块大石。

  他便小心的挖土。

  那知,不久,铲尖居然撞上硬物,他怔了一下,便移挖附近之上,不久,他已经发现内有一个大木箱。

  箱盖已有多处朽烂,足见此箱已埋甚久,他小心的一揭盖,立见上面乃是一层油布,他便移开它。

  珠光一闪,赫见它们全是珍珠、玛璃、珊瑚及翡翠,他激动的心儿剧跳;立即匆匆的合妥箱盖。

  他朝四周一瞥,方始徐徐定神。

  首先,他埋妥箱盖再压回大石。

  接着,他到远方寻找着。

  不久,他推开另一石,便开始挖土。

  良久之后,他已埋妥诸葛阳及压回大石。

  他在石上刻一个阳字,不由吁口气。

  他恭敬的趴跪不久,立即离去。

  不久,他走过埋宝处,不由多看一眼。

  他稍忖,立即直接离去。

  他一返家,便小心的洗铲及沐浴着。

  那箱珍宝,使他的睡意全消,于是,他便在榻上行功。

  破晓时分,他便又挑筐和孔龙上舟。

  不久,他撤妥网,便专心操舟。

  孔龙双手执网不久,便道,“又来啦!发啦!”

  樊仁便放缓速度行舟。

  不久,他已经和孔龙各拖起一网鱼。

  他们放鱼入筐,便再度撒网。

  倏听刷刷二声,樊仁立见二名青衣人由右岸直接掠来,他便故意装作不知的继续操桨。

  刷刷二声,那二人已分别站上舟首及舟尾。

  孔龙啊了一声,便来回张望道,“凡人!好似有人?”

  樊仁便故意瞪眼来回瞧着。

  倏听舟首传来沉声道:“汝二人是谁?”

  孔龙忙挺胸道:“我叫孔龙!他叫樊仁!你们是谁?”

  “少知为妙!汝二人在昨夜迄今可有瞧见一名中年人?他一身青衫裤,身有多处伤势,约五尺半,不胖也不瘦!”

  孔龙摇头道:“没看见!”

  “当真?汝若见过他,可获金一万两厂”哇操!一万两!凡人!咱们快去找这位财神爷吧!“

  樊仁点头道:“干过活就去找!”

  “好!”

  立见舟首之人道:“此图供汝等参考,若有消息,随时随地向青衣人报告一夕致富。”

  说着,他已抛来一张纸。

  孔龙道句“谢啦!”便伸手接纸。

  叭一声,他一接纸,便晤叫一声的抛纸及连连揉指尖和虎口,因为,纸上的潜劲已经震疼他。

  刷刷二声,他们已掠上右岸。

  孔龙低声道:“凡人!这才是高人吧?”

  “是的!快干活!财神爷在等候咱们!”

  “好!”

  二人互使一个眼色,便各干活。

  不久,天色一亮,樊仁取纸一瞧,立见纸上之人颇似诸葛阳,他不由暗佩道:“哇操!好画工!”

  他因而更加的小心!

  不久,两人已各挑二筐鱼踏上樊城地面。

  途中,他们瞧见不少青衣人持纸在向路人探听,樊仁在小心之余,便一直保持着沉默不语。

  因为,他担心会在交谈中害孔龙漏出口风呀!

  两人一人鱼市,便见十六位青衣人向鱼贩们探听着,两人二话不说的立即上秤以及进行交易。

  不久,两人已持白银挑筐离去。

  不久,两人已在享用鱼粥。

  立见二名中年青衣人持画上前探听,樊仁便亮出手中之画道:“我们二人一定会协助找他!”

  一名中年人道句:“很好!”便向店家道:“这二位哥儿之帐算在吾之身上!”说着,他已抛出一锭白银及入座。

  樊仁忙道:“谢谢大叔!”

  “小意思!好好的找此人!准有你们的好处!”

  “行!”

  樊仁故意低声道:“大叔为何要找此人?”

  “汝别过问此事,更别向其余的青衣人询问此事,否则可能会发生难以预料之横祸,明白吗?”

  “明白!谢谢大叔!”

  “嗯!再来一碗!年轻人该吃饱!”

  “谢谢大叔!”

  店家立即又送上二碗鱼粥。

  不久,樊仁二人已申谢离去。

  他们果真持画正经八百的沿途向熟人探听着。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们一返家,便暗笑着。

  不久,他们洗妥筐,便开始补网。

  午前时分,他们入城用膳,沿途又见不少青衣人持画在探听着,于是,他们小心的用膳着。

  膳后,他们各买一只烤鸡便一起返家。

  孔龙一上床便呼呼大睡。

  樊仁却持纸仔细的椎敲招式。

  翌日一大早,他们捕鱼又售鱼之后,立听途中之人在议论青衣人昨天下午在襄樊二城各坟场寻找新坟之消息。

  樊仁忖道:“诸葛阳果真高明!我若非密埋他,如今必然已经被青衣人挖坟取尸,好险呀!”

  他用过膳,便买干粮直接返家,因为,他已对其中一招渐有心得啦!

  他立即又仔细的悟招。

  时光飞逝,半个月之后,青衣人终于自襄樊二城绝迹,这天上午,樊仁和孔龙一返家,他便低声道:“我想歇十天!”

  “干嘛!赚饱啦!”

  “每天做这种事,有些无聊!”

  “好吧!我自己玩啦!”

  “切忌大嘴巴!”

  “那件事?”

  “行!算汝聪明!”

  二人互视一笑,便各自人内。

  樊仁锁妥内外门,便小心的挖出那二粒灰丸。

  不久,他提气行功着。

  半个多时辰之后,他一收功,便一起吞下二粒灰丸。

  哇操!不得了!丸人口即化,不久,他的腹中好似“运动场”般由一冷一热二股热流横冲直撞般流动着。

  他的功力根本驾驭不了它们!

  他骇得冷汗直流!

  叫天大不应,叫地地不灵,他急病乱投医的行功护住“胳中穴”

  心脉,任第一股气流胡奔着。

  足足过了半天,冷热气流方始由互相冲突而逐渐的融合,它们似陌生转为熟识般亲近啦!

  体中之冲撞一减,樊仁不由暗暗放心啦!

  不过,他仍然紧守着心脉。

  时光飞逝,一晃便又过六天,冷热气流经过持续融合之后,如今已经完全的合而为一啦!

  它们似长江浩流般在胸腹一带自来自往。

  它们所到之处,便有一种难以形容之舒适。

  又过二天,它们主动融合樊仁的功力而且持续推进。

  樊仁便小心翼翼的运转功力。

  又过半天,樊仁已放心的行功。

  那股浩流便不停的运转着。

  它运转一周天,便打一阵响屁,接着,全身便轻盈舒畅不已,于是,他继续行功着。

  这天上午,孔龙捕鱼归来,他一见樊仁的木门尚锁着,仙不由嘀咕道:“这家伙已经窝了十天,他在于什么呢?”

  于是,他翻墙而入。

  不久,他已在房门缝中瞧见樊仁盘腿坐在木床上,他立即忖道:“哇操!他又在打瞌睡,他干嘛不躺下呢?”

  他思忖不久,便暗道句:“怪胎!”

  于是,他悄悄的离去。

  翌日一大早,他便又自己去捕鱼。

  不知不觉的又过三天,樊仁如今已经通体舒泰以及飘飘欲飞,他未再打屁,他已经神游于人定之中。

  这天上午,孔龙衣衫整齐的又走向江山楼。

  这是他的习惯,他每月必来江山楼快活一次。

  那知,他一走到江山楼左前方半里外,便见不少人围在门口,楼内则是乒乓连响以及哎晴叫声。

  他立即上前向一人间道:“出了何事?”

  “一名嫖客玩得不爽,不但打姑娘尚打把场的人!”

  “太过份了吧!”

  “狗咬狗,一嘴毛!”

  倏听楼上窗口传来:“龙哥!帮帮忙呀!”

  孔龙立见秋香在窗口向他招手求援。

  他立即问道:“怎么回事?”

  “夏莲被扁啦!”

  她刚说完,倏地啊叫一声。

  孔龙一见一位大汉拦腰抓起她,便一掌掏向她的胸脯,只听裂一声,胸衫乍破,双乳立即迸出。

  街上之人不由双目一亮。

  秋香却叫道:“不要!龙哥!救我!”

  孔龙立即喝道:“住手!”

  立见大汉一手抓乳的喝道:“哪只野狗在吠阿?”

  孔龙双手一叉喝道:“下来!”

  “小子!你皮痒啦!”

  “下来!休欺负女人!”

  “嘿嘿!很好!你家鲁大爷尚觉不过瘾哩!”

  立见他推开秋香,便由窗口跃下。

  街上之人便纷纷散开。

  孔龙匆匆脱去外衫,便挽开弓箭步。

  大汉一落地,便狞笑道:“小子!准备满地找牙齿吧!”

  说着,他已挽袖行来。

  孔龙倏地抬脚一踢,便旋身再踢!

  大汉向后一退道:“有几下子!来!”

  孔龙便侧腰连踢带扫的猛攻着。

  大汉便被逼连连后退。

  孔龙一站起,便挥拳上前猛槌。

  大汉立即振臂攻来。

  砰砰声中,二人连连硬撞着。

  不久,孔龙趁对方稍挫之际,右膝疾抬立即撞上对方的子孙带,立听对方哎唁一叫,便抱着子孙带。

  他刚蹲下,孔龙已经连扁三拳。

  砰一声,他赏给对方一记“上钩拳”,立见对方的下巴一歪,血光一溅,六颗断齿已经喷出。

  众人不由喝彩道:“好!”

  孔龙立即连连痛扁着。

  砰一声,对方已四肢大张的倒地。

  “饶……饶命呀!”

  孔龙哼了一声,立即退开。

  立见二名保镶冲上来,便连瑞带踢着大汉。

  大汉不由抱头连连求饶!

  不久,老鸨上前连踹二脚道:“押入公堂!”

  “是!”

  另外二名保镶立即取绳索把大汉五花大绑。

  不久,他们连拖带踢的带走大汉。

  立见秋香及春梅迎来道:“龙哥!谢啦!”

  “小卡司!”

  老鸨送上孔龙的外衫道:“阿龙!请!”

  “谢啦!”

  孔龙便威风凛凛的被迎人江山楼。

  他一进入秋香的房中,立即有三名马仔端入酒菜,老鸽更陪笑道:“阿龙!今天全亏你解围,谢啦!”

  “小卡司!”

  秋香扶孔龙一人座,便贴乳一搂道:“龙哥!谢谢你救了人家,否则,人家不知道会被那家伙如何整哩!”

  “哈哈!小卡司啦!”

  老鸽含笑道:“春梅!一起侍候龙哥!”

  “是!”

  不久,老鸨已带上房门离去。

  春梅贴乳一搂,便嗲声道:“龙哥够神勇!”

  “哈哈!小卡司啦!”

  “龙哥方才威风八面,技震全城!”

  “哈哈!小卡司啦!”

  “人家敬龙哥!”

  “行!”

  二女便斟酒敬孔龙。

  三人便在房内取用酒菜。

  不久,二妞一叫热,便把全身剥得光溜溜,孔龙轻揉秋香方才被抓之乳道:“疼不疼?那家伙的手劲不小哩!”

  “龙哥一揉,便不疼啦!”

  “哈哈!有意思!”

  不久,孔龙也脱得一丝不挂。

  秋香侧身一吻,便以双乳磨孔龙之胸。

  春梅则蹲着品萧。

  不久,孔龙已经火冒万丈。

  他便笑哈哈的抱秋香上榻。

  秋香翻身上马,便开始倒浇腊烛。

  春梅不但送上香吻,更以双乳替他磨胸。

  他乐得茫酥酥啦!

  二妞便联手陪他畅玩着!

  此时的老鸨正在内厅向一名少女低声报告方才所发生之事,少女默默的听,那双明亮眼睛却闪烁不已!

  不久,少女低声道:“留下孔龙,不计代价!”

  “是!”

  “换掉小许!这家伙滥赌!”

  “是!”

  “下去吧!”

  “是!”

  老鸨便行礼离去。

  不久,小许已经低头离去啦!

  老鸨思忖不久,便进入房中。

  又过良久,孔龙茫酥酥的道:“爽呀!”

  二女便合搂着他。

  他们温存良久之后,二妞便替孔龙净身着装。

  不久,他们一出房,老鸨便陪笑道,“阿龙!借步谈谈吧!”

  “行!”

  不久,二人已进入老鸨的房中。

  老鸨呈上参茗道:“方才够爽吧?”

  “嗯!谢啦!”

  “小卡司!喝吧!”

  二人便各喝参茗。

  不久,老鸨问道,“阿龙!你仍在捕鱼和卖鱼呀!”

  “是的!”

  “每月有多少收入?”

  “三百两左右!”

  “挺不错的!想换个轻松的差事吗?”

  孔龙笑道:“轻松好差事轮得到我吗?”

  “是的!目前便有一件好差事,全看你愿不愿意!”

  “幄!怪不得我近来一直看见喜雀在叫,什么差事?”

  老鸨含笑道:“留在此地帮帮忙,如何?”

  “你要我把场?”

  老鸨含笑道:“别说得那么难听!你每天在内泡泡茶,玩玩妞。若有人来找碴,你负责摆平!我每月付你六百两,如何?”

  孔龙含笑摇头道:“我不喜欢被关在此地!”

  “你可以随时出去逛,我付你一千两!”

  孔龙仍然摇头。

  “二千两!”

  孔龙仍然摇头。

  “三千两!”

  孔龙笑道:“值得吗?”

  “值得!”

  “我考虑三天!如何?”

  “别考虑啦!我再加六百两,每天一百二十两,够大方吧!”

  “好吧!”

  老鸨喜道:“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老鸨立即递出二张一千两银票道:“收了它,你才不会反海!”

  “好吧!我下午就搬过来!”

  “行!邻房归你享受!”

  “谢啦!”

  孔龙便含笑离去。

  

作者感言

凌峰射雕

凌峰射雕

此作者暂时没有公告!

2021-04-01 07:00

目录
目录
设置
阅读设置
弹幕
弹幕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反馈
反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