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收藏后,可收藏每本书籍,个人中心收藏里查看

第一章 董香梅虐戏鲁少年

白骨令 不知道 11534 2022-01-09 00:57:33

  旭日初升,树梢草尖上露珠点点,在朝阳光中闪烁着,犹如千万颗小宝石,把山坡旷野点缀的无端多了一份富贵的气象。

  在山丘之后,一座庄院,恰好建筑在宽广的山谷中央,除了庄后那面是陡峭的岩壁之外,左右两边小山,都是树木郁苍,松涛如海,甚是悦目。

  翻过左面的山头,却是个长满了青草的山谷,一群骏马,闲散地在啃着肥茂的青草。

  谷中央一棵高大的榆树,横杈上坐着一个少年,衣服破旧,头发散乱地垂下来,差点儿便遮住眼睛。

  这少年年纪才不过十六七岁,那只攀在树干上的手掌,指节粗大,筋络浮现,显然自小便是干那粗笨的工作。

  这刻他却一手揽着树干,一手持着书卷,正入神地阅读着。垂下来的两只赤足,微微地在摇晃。

  山头上人影一闪,转眼之间,已飞坠下谷,身形之迅速,逾于飞鸟,并且这一泻数丈,势子劲急之极,犹如行云流水,使人能够立刻感受出此人余力犹存而动止由心的那种从容样子。

  眨眼工夫,那人沿着谷中的大树,疾走了十余个圈子,身形之快,使人目眩神摇。

  树上的少年丝毫没有察觉,还在津津有味地埋首书中。在他头顶微微摇摆。

  这人身形骤止之后,面目便看得清楚,只见他一条大辫盘在头顶上,五官端正,称得上漂亮两个字。年纪在三旬之间,身上披着一件白色上等丝绸的长衫,此刻却掖在腰间。

  他的面色可有点骇人,那是一种特别惨白的颜色,隐隐泛出死人的味道。一双眸子中,光芒凌射,配起那惨白的面色来,极为骇人。

  那少年乃是坐在丈许高的横枝上,那横枝少说也有尺许粗细,树下的人仰面瞧着他,过了一会,他仍不曾觉察。

  树下那人鼻孔中微哼一声,先将腰间掖着的长衣服放下,晨风过处,杉角飘飞。

  他的面色渐渐变好,眨眼间已和普通人一般,只是双眸中仍然流露出威凌煞气。

  他蓦然一抬臂,单掌往上面虚虚一斫。掌锋离横枝还有尺许之远,冷风一拂即过。只见那掌锋所向的材干,蓦然浮现一圈白痕。

  这人一掌斫出之后,身形跟着飘然后退丈许远。

  片刻工夫,横枝克嚓暴响一声,忽然坠折下来。所断之处,正是那圈有白痕的地方。

  横枝上的少年,冷不妨直坠下地,“啊哟”大叫一声,整个跌在地上。幸亏地面俱是丰茂的青草,没有跌伤什么地方。

  这少年的书本在他跌坠时,平空飞起,正巧落在那人面前。书页合拢处,书面正好向上,原来是部《史记》。

  枝叶乱响声中,那少年爬起身,身材甚是魁梧,一只手向腰间叉住,显然是被巨大的树干硬碰了一下,十分疼痛的神气。

  当他抬眼一瞧那人,立刻瑟缩地垂头拱背,又是怯惧又是狼狈的模样。

  那人背负着双手,屹立在晨风之中,轻轻的长衫飘飘直飞,神情甚是潇洒。

  他道:“你读《史记》么?”声音出口,却是冷酷得令人心惊胆颤。和那潇洒的风度,一点也不相称。

  少年生涩地道:“正是《史记》,小的正翻到游侠列传——”

  那人双眉一轩,道:“这敢情好,咱们白骨门的榆树庄,竟然要出这么一位大侠客。”虽是冷嘲热讽,声音仍不改其冷酷。少年畏怯地驼背拱腰,却因身材伟岸,适其厥状甚丑。

  那人又道:“喂,你的小命儿快要送给书卷啦,你可知我十数匹马何等宝贵,全是上佳的千里驹脚程,别说有个三长两短,折损了一根马毛,你的性命还抵偿不上——”

  他口中一面说着话,一面飘然走近去。那少年忽然混身发抖,竟是十分害怕光景。

  那人倏然抖袖一拂,话声未歇,那少年“啊”地大叫一声,身躯被他软软的长袖拂过,竟自横飞开去,叭地摔在丈许外的草地上。

  这一跌并不比方才坠下地时摔得重,但是那少年却爬不起来,全身犹自颤抖。敢情他是害怕得双腿都软了。

  耳边听到那人的声音道:“记得看住马匹啊!”语意是叮嘱他记住此事,但声音仍是冷酷之极。

  少年抬起头时,这山谷中再没有半个人影。

  差不多过了大半个时辰,他才敢走近那卷《史记》旁边。低头凝视了好一刻,终不敢弯腰去拾。

  可是在这瞬息间,心中却涌起无数思潮。起初是在忖想那位声音冷酷得异乎寻常的少庄主小阎罗曲士英会不会还在附近,但立刻便想到眼光所注视的《史记》,里面所记载的游侠们,那种一诺千金,虽死不顾的豪情胜慨。

  他觉得自己好像更渺小了:“他们为什么没有惧怕呢?死本是一件很寻常的事啊,可是我……”

  唇角浮现出微笑,却是那么可怜的苦笑。之后,他缓缓俯下身躯,将那卷《史记》拾起来。

  腰间疼痛得很,使他赶快坐在草地上。草尖上的露珠,尚未被朝阳晒干,沾触上他肌肤,传来一阵凉沁沁的感觉。

  草地的泥土很柔软,他可以很舒服地坐着,尤其是四下野草甚是丰茂,他只须俯下头,便可整个儿埋在草丛中,和外面的世界隔离开。

  他最喜欢独个儿躲在一些极僻静的地方,不管看书也好,遐思也好,总之,只要没有人打扰他,他便十分满足地沉溺在自己那冥想宇宙中。故此,他最恨那报时的角声,尤其是吃饭时刻的角声。

  他从来没有起过反抗的念头,不但对那位心狠手辣,杀人无算的少庄主小阎罗曲士英如此,便是碰着庄中许多同样身份的下人,虽然被侮辱或吃了亏,也都忍气吞声,不敢计较。

  现在,他的幻想又在自己的宇宙中驰骋。

  他是只剩下这么一个世界可供他暂时逃避,此外,不论他是呆在庄中与否,反正,以他这种柔懦的个性,到哪都会受到欺凌,最多是程度上有所差别而已。

  最可怕的还是在自己,有一种孤僻与世相违的习气,这一点常常影响到不能和一些好心肠的人建立密切往来的关系。

  自从他有记忆以来,便已没有了父母,也不知故乡何处,幸运的是他仍然有个极好的姓名——韦千里,虽然这个姓名是否真是他的,仍然不知道。

  他自小便到处流浪,偶然在一家书斋当书童时,却认会了不少字,以后,他糊里糊涂地到了这豫鄂交界的榆树庄来。

  一晃过了数年,干的全是最粗贱之事,这以往短促的人生中,唯一的嗜好和快乐,便是读点书,不拘是哪一种书,只要得到,便会废寝忘餐地阅个不休,直到念得烂熟,整部书再没有疑义,这才暂时收手。由于这个习惯,也就得了书呆子的雅号。

  当然,那位少庄主小阎罗曲士英也知道他的外号,因此,无论如何也不会因他看书而杀死他。

  可是这位小阎罗曲士英的确早就以手段残酷,驰名江湖。几乎有压倒现今老庄主白骨双凶老大七步追魂董元任——即他的师父——及老二铁掌屠夫薄一足当年震惊天下的声誉之势。

  以他这么一位武林惊骇的人物,怎会为此小故而杀死庄中之人,可是,韦千里仍是打心里害怕,别说小阎罗曲士英的声音是天生特别冷酷,便是那对眼睛,也能教韦千里看一眼后,打上几个寒噤。

  这榆树庄内真个是藏龙卧虎,大庄主七步追魂董元任,二庄主铁掌屠夫薄一足,并称白骨双凶。

  炼成白骨门绝毒功夫,数十年来横行天下,为黑道上第一人物。这榆树庄正当南七北五省当中之地,显然成为黑道群魔之首。

  小阎罗曲士英乃是七步追魂董元任的首徒,年纪虽仅在三旬之间,但已尽得白骨双凶真传,尤其那天生毒辣诡毒的心肠,最得双凶欣赏。成为本庄自双凶之下的第一位人物。

  那董元任有一儿一女,儿子董绍宗,年纪和小阎罗相若,可是却没有从黑道方面发展以继承父位,却改习文字,从仕途出身,如今已放了湖南邵阳知县。

  女儿董香梅,今年芳龄十四,反而深得老父之传,武功极佳。便是那小阎罗曲士英当今世上唯一的克星。

  因为她年纪尚小,天真未凿,即恃自己是七步追魂董元任身边唯一的骨肉,哪怕他什么师兄?而小阎罗曲士英体承师意,只好处处都让她三分。

  至于白骨双凶的老二铁掌屠夫薄一足,相貌不但没有师兄七步追魂董元任那么威严甚至十分骇人,面目以至身材,都是那么尖尖瘦瘦,加上面色煞白,使人有如睹鬼魅之感。他一足已断,胁下常年夹着一根镔铁拐杖,却是动作如飞,迅疾无比,一点也没有残废人那种猥琐模样,他只有独自一人,没有家室,脾气之坏,天下久已驰名。

  榆树庄中来往的人,自然都是黑道巨擘,居常可以见到血淋淋的人头,韦千里也曾埋过数次首级,那种血淋淋瞪眼突牙的可怖模样,叫他常常在梦中惊叫而醒。

  那时候的滋味最是难受,窗外黑沉沉的夜,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可能是刮风,下雨——周围鬼气森森,黑影幢幢,向他包围着作出舞爪的姿态。于是,他只能埋首被中,连眼睛也不敢睁开。

  日子像连接而来的噩梦般,来得匆遽,去的迟缓,现实上的一切,对他都变成其重难荷的重担。

  只有那么一点儿片刻的乐趣,便是当他沉迷在书本中的世界,或在幻想中的宇宙时,他总算稍微可以透一口气。

  他埋首坐在草丛中,动也不动,好像是恐怕身躯一动,这种温柔而易逝的片刻乐趣,便会惊跑似的。

  忽然一股风声从他头上飘过,这股风来得这么突然和强劲,使他头发向上直翻飞起来,耳朵也刮得生疼。

  他吓得一惊,抬眼望处,丈半之外,一个白衣人,站在那里,却是以背向着他。

  这白衣人身材矮小玲珑,两条乌亮的大辩,垂在肩后。乍看来整个人宛如精巧玲珑的香扇坠,惹人喜爱。

  可是韦千里一见是她,面上更加多添一种失措的神色。

  微风迎面吹来,夹带着一种香味。韦千里不自觉地深深吸一口,但是随即又像连这香味也害怕似的,赶紧吐一口大气。

  她徐徐转身,最先吸引人注意的,便是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上面长长的眉毛,再下面是纤巧而挺直的鼻子,红润丰满的嘴唇。

  “哦,是什么人啊?”她装出瞧不见他的样子,用清脆的声者问

  韦千里全身哆嗦一下,没有站起来。

  她款款走过来,面上带着稚气而迷人的笑容,又道:“只有蛇才喜欢躲在草里,那儿可是条大蛇么?”

  他赶紧答腔道:“不,是小的……”

  话声中有点儿摇颤,并且一面伸手拨开面前的青草。

  她咯咯笑道:“幸亏你赶快出声,否则我以为真是条大蛇,就像上几次般打疼你,那才冤呢!”她稍微顿一下,然后提高声音道:“你坐着干么,你不快点站起来?”

  后面的两句话,口气已变为主奴之间的口吻,并非刚才说笑时那样子。

  韦千里如响斯应,赶快站起来。

  她立刻又放救声音,道:“喂,你看这是什么?”说着,举起一只手,手中持着一支小旗,颜色只有黑白两种,却是夺目之极,光采眩人。

  这支小旗乃是三角形那种令旗,旗边镶着白色的花边。旗中央是一个白色的骷髅头和两根交叉的白色骨头,此外全部都是黑色,连旗杆也是黑色。通体长不过尺半,旗杆尖顶是块三角形的锋锐矛头,乌光泛射。

  韦千里一见这支令旗甚是可怖,连多看一眼的心思也没有,垂目摇头道:“小的不知道这是什么!“

  她高兴地嚷道:“这是我白骨门中的至宝……”下面的话,忽然咽住了,面色也立刻沉下来,道:“哼,你这个呆子真是,枉你长得这么高大,老是这么没胆,呸,天生的贱骨头……”

  她没有往下骂,四面一看,又诧异道:“你怎么把这儿弄成这样子?爹爹要知道你弄毁了这榆树谷的榆树,怕会打折你两条狗腿,快点,快弄干净……”

  提起爹爹两字,敢情连她也有点儿肃然。

  韦千里本是呆鸟般木立不动,这时全身震动一下,不暇分辩,连忙迈开腿,冲过去将地上的断杆抬起一头,用力拖走。

  到他回来时,已经额上流汗,一双手按着早先碰疼了的腰部,慢慢地在喘息。

  她随口问道:“你的腰怎么啦?”

  他道:“刚才少庄主经过这儿,那树忽然折断,小的摔下来,便撞着这儿,被少庄主骂了两句,把我摔一跤,就像小姐你以前打大蛇般摔出老远……”

  她不觉笑了起来,身形一闪,倏忽已到了他身旁,风声一拂,那支令旗已拂向他身上。

  韦千里啊了一声,身形横飞开去,摔在丈半之外,弄出叭哒大响。

  他半晌没敢爬起来,生怕她又来摔他,可是等了一会,她并没有说话,而且那边风声呼呼。

  抬眼望时,只见她在榆树遮荫上下,正在舞动手中短小的令旗,发出极响的风声。而且黑的漆黑,白的惨白,分外怵目惊心。

  她越舞越快,旋风将周围一丈内的草都吹得完全偃贴地上,至于一丈以外的茂草,也都向外披俯。

  黑白两种颜色,霎时已分辨不出,而且连她的面目也瞧不清楚,只觉得是条灰色的人影在移动之下,可是那种灰色,死气森森,甚为刺眼。

  不过乍看起来,她像是舞得很快,其实舞得并不太快,只是那支令旗颜色,也不知是什么质料所制,舞动时光采便流动泛射,使人发生错觉。

  转眼间她越舞越慢,倏然娇喝一声,罩体惨灰色的光华倏地化为一道匹练般,疾射向那株数人合抱般大的树身上。哧地微响一声,光华尽敛。

  韦千里在她身后瞪目凝视,见她俏生生站在老地方,美丽的面庞上笑容未收,双手空空如也,已不见那令旗踪迹。

  再移眼向那树上看时,只见树上露出一点乌光,但这还是仔细瞧时才见,否则连这一点乌光也瞧不到,整支令旗都深嵌人树身中,只露出一点儿旗柄矛头。

  她道:“喂,呆子,我的令旗呢?快还给我……”

  他猛吃一惊,冲近树边,口中却连声答道:“小的这就还给小姐

  到了树身边,不由得心中叫苦,原来那支令旗整支儿就像小心卷住地嵌人树身似的,树皮连裂缝也没一条,光是露出三分许的令旗柄尖至外面,如何拔得出来?

  他用尽全身之力去拔,可惜全无半点着力之处,否则他是有一身惊人的牛力。

  只听她催道:“怎么?呆子想赖么?快点儿啊,我不耐烦等啦“

  韦千里冷汗都急出来了,他原本在拖那折断的树干时,因用力和腰间疼痛之故,出了满头大汗,如今又急出冷汗,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当下转身询问似地向董香梅一瞥。

  董香梅屹立不动,他下意识地伸手抹汗,把覆额的乱发都拨上去,因有点粘之故,一时不曾坠下。

  这刻方是露出庐山真面目,全榆树庄的人,大概没有人曾经在见到她时,不是乱发压眉的污垢模样。

  董香梅年纪虽小,情窦未开,但对于眼前的人,也禁不住多望一眼。

  原来当韦千里一拨起乱发,那丰隆的额便全部露出来,肉色甚自特别长的眼眉,几有斜飞人鬓之势。

  那双眼睛,白的是白,黑的是乌亮,嘴巴微嫌小些,线条也甚柔软,少了大丈夫那种坚毅的特色。但幸而鼻挺颐丰,恰好补回这缺点。

  一个人由极难看骤然变得英俊漂亮,这感觉犹如一个本来和善的人突然发怒一样,特别使人惊讶而产生过份的反应。

  董香梅怔视他一眼,冲口道:“呀,你长得真好看……”

  韦千里本是惊惶未定,这时偏生听得清楚,又加上一惊,只觉得她这句话,在耳边不停地响,那颗心儿不知摆在什么地方,再也寻不出下落。

  董香梅究竟是从特别的家世出来的人儿,心窍玲珑得像块水晶,猛觉得自己失言,不禁玉面一红,霍地大大转个身。

  眼光一闪,只见靠着榆树庄那边的山头人影一闪,她脚尖一动,已移前丈许。

  山头那人现出身形,却是庄中的一个得力助手,江湖人称黑蝙蝠秦历,此人也是黑道上有名的杀星,生平积孽难以胜数。

  那蝙蝠秦历俯视谷中一眼,恰好望不到树后的韦千里,他振吭叫道:“小姐,老庄主出来啦……”

  这句话,把谷中两个少年男女全都吓一惊,韦千里更是双腿一软,坐在地上。

  董香梅立展轻功,眨眼间已上了山头,倏忽已和那蝙蝠秦历去了。

  山头上风吹草动,树木萧萧,韦千里从树后探头一望,赶快又缩回去,以为那是老庄主七步追魂董元任的身影,连大气都不敢多透。

  要知道这位白骨双凶之一的七步追魂董元任,生平是杀人不眨眼睛,心肠如铁,对于地位身份,更是讲究得一板一眼,不许稍为差错。

  去年董香梅和一个年轻的庄丁嬉笑,被七步追魂董元任亲自所睹,立刻下令将那庄丁杀死,还将首级悬示全庄一天,至于董香梅也受了重责。是以董香梅虽然也是性格坚强之极,但在这种场合,委实害怕她父亲出现。

  韦千里坐着不动,心中空空洞洞,早先那卷《史记》,已不知丢在什么地方。

  角声忽鸣,响彻群山,余音袅袅,直欲越峰凌虚。这大概又是哪位高手,偶然兴动,寄意画角声中。

  他如梦方醒,怯怯站起来,尽力将自己掩蔽在树身之后地向后面走去。

  散处山谷中的马群,有几匹马忽然昂首长嘶,在阳光照耀之下,披垂的马鬃闪闪发光,直似是鸣嘶长风远逝天边。马嘶之声和那画角之声相应和,在山谷间回荡往复,十分雄壮动人。

  他一点不理会这些,一径走过小岗,岗后一道清澈的溪流,在林下流淌着,潺潺泉声,久久不绝于耳。

  在溪边一块大石上,他蹲下身躯,双手掬水洗面。清凉澄澈的溪水,濯涤在面上,一种愉快的刺激,使他很快便定下心神。

  他蹲在石头上,等到波纹涟漪都平静了,便徐徐俯首自照。

  溪上倒映出清楚的人影,他看了许久,丝毫发觉不出自己有什么好看。然而,她那句话,一径在心底盘旋回响着。

  他不敢多看,自卑感已紧紧笼罩紧压着他,使得他根本没有任何判断力。只有一份莫名的悲哀,然而这悲哀之中,却隐隐有一点愉快。

  那是一种欣赏悲剧的愉快,韦千里自己当然不知道,他故意地让自己沉溺在这悲哀之中。

  他将俯蹲地的姿势,改为俯卧在石上,一只胳膊滑下溪水中,他便让那手臂浸在水里。

  近日榆树庄中,有点儿特别,底下人都知道老庄主七步追魂董元任,将要金盘洗手,隐退江湖。

  他们对于老庄主的去处,哪不敢过问,也不关心,只在议论能继任的庄主是哪一位?白骨双凶的老二铁掌屠夫薄一足?抑是小庄主小阎罗曲士英?

  他们这些底下人当然没有肯定的,可是他们不须要说出口来,也有一个共同的默认,便是这两人不论谁当了庄主,只有比严厉的老庄更难伺候,这便是唯一能够确定的。

  其实光是从这两位的外号看来,不是屠夫便是阎罗,全是杀气冲天的名儿,焉能和善得了?!

  韦千里却不注意这问题,在这个早晨之后,他忽然动念想离开这儿,虽则别的陌生地方,他毋宁更惧怕。

  可是他好像觉得今后榆树谷特别空虚,有某种说不出的原因令他不由自主地想到离开的问题。

  现在,他的心头不时闯进董香梅的倩影,但他跟着害怕地设法将这倩影消灭掉,如是在循环不息,一直到他为了另一个缘故,才真个暂时没有幻想到她。

  那是沿着清溪一直出去的谷外,有几匹马缓缓走来,蹄声十分齐整。

  他侧头从树木缝隙间照向谷外远处,只见一共五匹马,齐齐走来。马上骑士们的装束,都十分整齐;和榆树庄常有往来的人衣服的款式也不一样。

  当下便知道这是中州一家叫做华源镖局,得罪了榆树庄,故此特地远来榆树庄谒见老庄主七步追魂董元任赔罪。

  那七步追魂董元任近年来已少露面,凡有事发生,不管是黑道或是其他方面的事,均由老二铁掌屠夫薄一足,或是小阎罗曲士英出面。关于这桩事,韦千里已知道老庄主不会露面,也许仅仅派黑蝙蝠秦历出面代理,是以连他这个底下人也没有将这五人放在心上,甚至懒得多看一眼。

  歇了片刻,忽听一骑蹄声从侧谷道路驰去,但跟着又抄一个圈子回来。

  他禁不住仰高一点儿身躯,仔细向外探窥,因为他知道这是少庄主小阎罗曲士英的拿手好戏,故意从侧谷兜个圈子回来,以便正巧碰上来人从庄中回去,于是借个口实动手教训一顿,以示威风。

  果然那五骑人很快又从庄中出来,出了谷口,正是他视线所及,那少庄主小阎罗曲士英一骑急驰而归,迎面碰上个正着。

  小阎罗曲士英倏然一勒马缰,那五骑早已停住一旁,准备让他过去。他却怒目一瞪,喝道:“好大的胆子,见了我还不赶快下马?”

  五骑上正是中州的华源镖头以及伴行的镖头,只因华源的总镖头王汉舟恰恰抱恙,不能亲自来,便央请另一位方今最年轻而名头极响的许天行代走一遭。

  这位许大镖师以剑法驰名江湖,当年出道得早,年纪极轻,长得俊秀非常,故此有个金童的外号。这时的年纪也不过在三旬之间,看来却是似个二十许少年。

  他乃是五骑中之首,当下挺身朗声道:“在下等乃是镖行中人“

  “住口。”小阎罗曲士英威然喝叱一声,眼光一闪,威凌四射,道:“镖行的人又怎样?须知此地乃是榆树谷,不似普通江湖地面。”

  话声甫歇,丝鞭挥处,划起尖锐的割风之声,那鞭他抖得毕直,鞭梢直拂许天行跨下的马眼。

  许天行急令马缰,已来不及,那丝鞭末稍在快要刮下马眼之际,倏如灵蛇一缩,恰好在黍米之间,劲拂而过。

  这一下虽没打中那马的眼睛,但风力尖锐,使得那马长嘶一声,昂首惊立。

  许天行招呼一声,五人都跳下马来。

  小阎罗曲士英呵呵一笑,迥非刚才凶恶来势,和声道:“咦,诸位气势汹汹,不是想打一场再走吧?”

  金童许天行俊眼含怒,恙然道:“是非曲直,阁下自知,适才之言,唯有尊驾才能裁夺……”

  小阎罗曲士英心中明白人家已认出自己是谁,但说话甚是巧妙,难以借题发挥。自己也实在不便在庄外便胡乱动手,有失身份。

  人影乍闪,他已飘身下马,落在五人之前,身形那份迅速,使得金童许天行心中凛然一惊,忖道:“此人定是小阎罗曲士英无疑,看来真个名不虚传,但凭这一下身法,已可以独步武林,我万万不是人家敌手,咳……”

  小阎罗曲士英长衫飘飘,风度潇洒,抬目凝视众人一眼,那两道眼光一闪,赛似电光一闪,使得五人一齐禁不住心中砰地一跳。

  一层白影在他的面上一抹即过,虽然是眨眼即隐,但站在他对面的五人,都为了这种死人般惨黯的颜色而打个寒噤。

  他们当然不知道这正是白骨门中高手,运动那歹毒盖世的白骨阴功时的表征。这白骨阴功火候越精深,表征便越发难觅,诸如那白骨门中高手第一七步追魂董元任,施展这种白骨阴功时,只不过掠过极淡的一丝白气,若非深悉底蕴的人,可能一点也发觉不出。

  在那五人身侧,一株两人合抱般大的老树,那亭亭华荫,盆覆着这条出谷大道。

  小阎罗曲士英飘逸地走到五人跟前,离着那株老树不过是三尺左右。

  那五个人都不知他怀着什么心意,其中一个身躯魁伟的大汉,面上泛现怒色。

  要知这次中州华源镖局,只因镖局中有个趟子手,偶然在醉后的言语中,得罪了黑道盟主榆树庄,无巧不巧,却被两个黑道中人听到,立刻挺身直问,那趟子手不适合因酒壮胆,依旧出言挺撞,那时正在酒馆中,立刻引起一阵纷乱。

  纷乱中,一个酒碗飞过来,碰在那两个黑道中人身上,那两人勃然大怒,齐齐动手,把那镖局的趟子手打伤。

  这件事便这样闹起来,本来也没有什么事,但华源镖局的总镖头王汉舟,一则因年纪已老,早有收山之意,二则正好抱病,无法亲自出面解决。

  事情一传到榆树庄中,少庄主小阎罗曲士英最先知道,甚为不满地哼了一声。

  这个反应又很快地传回镖局,王汉舟自忖真个吃不消榆树庄罗少庄主那点点不悦之意。

  立刻宣布镖局关门,并央请金童许天行代他到榆树庄去赔礼。

  这么一点小事,便教一间镖局歇了业,那榆树庄的声威,可想而知。

  那个魁伟大汉,正是华源镖局的一位镖头,姓王名伟,两臂力气极大,颇名于时,这刻因积忿于心,复见这位小阎罗曲士英这种神色,不由得面现怒容,嘴唇微动,正待发话。

  小阎罗曲士英忽然凝目一瞥,王伟的眼光和他的接触,登时心中一震,说不出话来。

  他的嘴角轻蔑地抽颤一下,倏地抬手一拂,长袖飘飞,直向身侧的老树拂去。

  衣袖一拂即过,却没半点异状,可是那五个人都同时被他这一下动作吸引了注意,直向那老树身上细瞧。

  他们还未曾瞧出个所以然时,小阎罗曲士英快得出奇地凌空向后飞起,丝毫不差地稳落在马鞍上,那匹马似乎知道他的意思,傲然一嘶,翻蹄而起,一直向谷内庄中驰去。

  这里剩下五个镖行中人,一时都怔住了。

  王伟愣了一会,冲口道:“那魔头的眼光,简直比电光还要厉害……”语一出口,猛觉自己失言,脸上不觉一热。

  哪知其余四人中有三个人随声附和,不住点头,只有金童许天行没有任何表示,眼光依然凝注在那树被拂之处。

  一个镖师道:“许师父咱们走吧,犯不着再逗留在这等邪气的地方。”

  金童许天行摇摇头,但神色中却并非向那位发话的镖师摇头。

  他随即喃喃自语道:“这是什么意思呢?江湖中传闻道是白骨阴功天下无双,乃是外门功夫中绝顶歹毒可怖的功夫,但极少有人亲眼见过,这一拂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他口中虽是喃喃自语,却随着众人一齐上马。

  王伟似乎忍不住这疑惑,倏然一催马,当先冲过那株老树。但见他在马鞍上长身挥鞭一扫,鞭丝忽地扫过那株老树被拂之处。

  丝鞭毫无障碍地划过那树身,宛如扫过空气般毫无留滞。

  这一下可把王伟骇得惊疑不定,目光一扫,只见那大树身上,已缺去一大块,刚好是衣袖般大小,深度却将近一尺。

  他连忙一勒马缰,低头去看地上,只见树根处毫不见树皮破木,却有一堆白色的细灰。

  金童许天行催马前导,口中招呼他们一声。于是五匹马一齐前驰。

  许天行在马上喟叹,后面五人都听见了。

  “我姓许的总算是开了眼界啦,人家的武功,已到了登峰造极的击石成粉的地步……”

  王伟大声道:“许师父此言未免过当吧,这可是木头呢?”

  “咳,所谓击石成粉,也须以绝刚掌力,直接击在石头上才行啊,人家的劲力已能够以物传导,并且化为极其阴柔,假如不是王兄一鞭,咱们仍不知那树身被拂之处,已经化为白色的微尘,这可真是白骨阴功啊!”

  蹄声语声,逐渐远道谷外。

  这里的韦千里,虽不知他们说什么话,然而,却能从他们匆匆遽行的动作中,揣测出他们心中的狼狈。

  他猛然又俯身伏在那块大石上,胳臂再次溜落在溪水中。

  “我若练到少庄主那种功夫便好了。”他开始遐想起来:“那样便不怕别人欺负啦,我可以傲然地骑在骏马上,在江湖上飞驰,谁敢无礼地看我一眼,我便这么给他一下……”

  他的手作一个切下的姿势,好像要切下那幻想中对他无礼的人的头颅。

  可是在溪水中的手臂,转动并不灵便,他像是在梦中惊醒般,喟然若丧地叹口气。

  “唉,没有用处啊,我只要瞧见鲜血,浑身便尽起鸡皮疙瘩,杀人之事,可轮不到我的份儿。”

  幻想的宇宙蓦地失落了,对现实的恐惧又开始紧攫住他。

  一阵响亮的角声,呜呜而响,山谷林间的骏马,也跟着昂首向长空迎风而嘶,组合成雄壮的声音,回旋振荡在四面山谷中。

  这阵角声,正是榆树庄总召集的讯号。除了身有专职的人,一概要立刻回在报到。

  韦千里矍然起来,他本是奉命看守谷中那群骏马,然而那些马久经训练,事实上不必专人看守。

  故此他一径翻过山岗,穿谷而走。

  他偶然扫眼四瞥,目光忽地停留在谷中的大榆树那里,他似瞧见仍然深嵌在树身上的白骨令那点点柄尖。

  一个念头电光火石般掠过他的心头:“为什么忽然有这召集的命令?莫非是老庄主要查究这支令旗之事?若果真是这样,我的命儿可就难保啦……”

  心中这么想着,脸上的颜色都全变了,须知那老庄主严酷异常,若果真是这回事,全庄的人都能不假思索地异口同声回答出老庄主将会作何处置,那便是必判死刑四个字。

  他忽然慌张地四下张望,但见空山寂寂,除了鸟语泉声,再没有丝毫人迹,于是,他猛然回转头,迈腿飞跑。

  他知道打这方向一直跑,很快便能够躲避在群峦乱嶂之中,那儿穷山恶岭,峰回路绝,形势险恶,榆树庄中的人,早知道那儿十分难走,极易迷路,故此从没有人往那里去探路的。

  这样他正好得其所哉,事实上他不时在幻想之中,想象自己有一天躲到那穷山乱岭之中,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涯,有时更幻想到忽然在那峰峦绵瓦的乱山中,忽然遇到一位有道的高人,从而学到了超绝古今的奇技。

  当然他在回到现实世界时,不会有勇气真个往那里碰运气,然而此刻他一动念头逃走,便立刻自然而然朝这方向飞奔。

  画角马嘶之声,似乎紧蹑着他的追踪,不歇地在四下群峰中回荡盘旋。这一来,他跑得更加快了。

  他在榆树庄中住了六七年,常日因放马往来山野丛岭之间,是以这翻山越岭的脚程,是极为不凡。

  也不知跑了多久,猛然发觉已经身处在茫茫乱山之中。他两条腿也觉得痛软了,禁不住止步四瞧,随即伸手拉住一棵树的横枝,缓缓坐下。

  他的后面便是一片高达十余丈的岩壁,左边再过去大概便到处壑谷。右方和前面乃是斜伸向下的山坡。

  山泉飞坠下来的声音,在他后面的岩壁间响着。他觉得十分需要喝口冷水,然后再休息一下。

  好在那画角马嘶之声,这刻已经没有了,也不知是因为没有再吹,抑是他逃得够远,以致听不到。

  他疲乏地站起来,忽然后面传来一下低沉的叹息,他大吃一惊,骇然回头去瞧。只见两丈之远便是那层高高削直的岩壁,岩壁前有几株小树错落地直立,还有一块丈许高的大石,隔住在他与岩壁之间。

  这样除了那块大石之后,其余的地方都一目了然,他毛骨悚然地想道:“这块大石后面,必定有什么古怪。”

  但峰后不远之处,猛然又传来一下低沉的叹息。

  这一下叹息声音,是这么清楚然而可怖,骇得他往前一冲,直冲到大石旁边,然后猛可回头去瞧。

  可是身后山坡斜身而下,除了稀疏的树木之外,哪有一丝人影?这一惊比瞧见什么东西还要惊骇,他下意识地再退几步,竟转到大石后面。

  以往所听过的鬼怪故事,什么山魅木客僵尸等,本来从不能幻想出形相,现在却一下子全给想出样子,特别是僵尸,那是遍体白毛,面目呆木而惨白,或者眼睛奇突,张牙外露的恐怖样子,使人差点儿不敢睁眼。

  脚下踏裂了什么似地发出勒勒之声,低头一看,立刻魂飞魄散地骇叫一声,全身悚然发抖起来,那双按在大石的手,在石上不住颤抖。

  原来在他脚下满是惨白色的骨头,也不知共有多少,这刻他正因踏碎了几根,故此发出折裂的声音。

  他心中本想立刻离开脚下的白骨堆,越远越好。可是那指挥身体的神经系统似乎已经破碎,再也无法使身体移开一步。

  正在发抖不止之时,身后猛又传来一声叹息,声音幽幽地传到他耳中,一直钻人心中,浑身毛管本已尽竖,此刻又沁出一阵冷汗。

  这次他可不敢回头去瞧,事实上也无能支持自己作出回头的动作。

  叹息之声又幽幽响起来,是那么可怖的低沉,似乎不是人类的声音,而是地狱里偶然逃逸出来的幽灵的呻吟声。

  声音渐渐移过来,他更加惊怖了,背脊骨的冷汗已经凝聚成点点水珠,往下面直淌。

  嚓地微响,眼角已瞧见一条黑影,缓缓移前,韦千里又惊怖地大叫一声,那条黑影不知怎么已经移在前面的石边。

  他的头已经垂下,可是眼中仍然瞧见一只乌黑瘦削的赤足,皱纹隐隐,显然是年老的人足,这一来他更惊骇了,因为这深山荒岭之中,怎会出现人迹?而且枯瘦黑干得一点不似活人的脚。

  那双赤足正好踏在几根白色的骨头上,益增可怖的气氛。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仿佛已被吓得神经麻木,目光缓缓从那双黑干的赤足往上移。

  先是一条裤脚已经破烂不堪的蓝布裤,再往上去,却见一双垂到膝头那么长的手掌。这双手掌厚阔粗大,肉色红润,比起下面的脚板,简直不可能是同一个人的肢体。

  眼光再往上移,粗壮的前臂之间,可以瞧见那条破旧的蓝布裤的裤头,用一条老藤扎住。

  这个不知是人是鬼的,上身却是赤裸,胸腹甚黑,而且尽见骨头,这可和下面的脚又调和了。

  眼光再往上一看,那人的面目赫然人眼,但见嘴歪鼻塌,眼睛也瞎了一只,乍看来生像只剩下半边脸孔似的,半点儿人味也没有。

  韦千里双膝一软,蹲跪在地上,下面的白骨给压得勒勒直响,又碎裂了不少。

  面前那形相可怖的人动一下,头上乱糟糟的头发,甚是惹眼。这一副骇人的形相,别说胆小如鼠的韦千里在,即使换别个大胆的人,在这种人迹不至的深山穷谷中,骤然间碰上了,要不魂飞魄散,那才怪哩。

  那怪物最骇人之处,乃是自从出现至今,并不做声,连刚才那种叹息之声也没有再发,韦千里不知是否另有怪物,躲在他身后。

  因此一蹲跪地之后,再也不能动弹,生恐稍一移动,后面又多来一个,岂不将他活活吓死?

  又隔了半刻,那怪人徐徐移近来。

  当他移动之时,简直不像普通人般迈开脚步,却是脚尖微动,便移前数尺。而且脚下虽踏在白骨之上,却毫无半点声音。

  韦千里一时既没有惊昏,这时倒是骇得不会害怕,反而抬头定睛瞧着那可怖的怪人。其实他是什么都瞧不见。

  那怪人面上的筋抽搐一下,发出一声使人战栗的叹声。筋肉继续颤动,片刻之后,才再发出暗哑的声音。

  那怪人道:“孩子你没骇死么?”

  韦千里一点也没听见,愣愣地瞪视着他。

  那怪人脸上的筋肉又抽搐了许久,才道:“没有说话太久了,差点儿忘了怎么说话,哎,你倒是听见我说话没有?”

  他徐徐蹲下来,膝盖间的骨节勒勒直响。那张歪斜得只剩下半边的丑脸,直迫近韦千里,韦千里哇地大叫一声,额上的汗直流下来。

  身后沙沙响了一声,韦千里立刻极冷地打个寒颤,敏锐地感觉到又是另一个怪物出现,裤裆下面都湿了。

  面前那怪人倏然立起,枯黑的赤足蓦然一喘。

  韦千里惊叫之声尚未发出,身形已平空向后飞起,叭地撞向丈二三远的岩壁上,然后掉向地上。

  他虽在极度惊骇之中,但仍然觉察这怪人的一踹,使自己整个身躯飞起,然而被踹之处,毫不疼痛。

  宛如以往被董香梅或小阎罗曲士英所抛飞时相似。倒是那一撞相当重,还幸岩壁下面便是泥土,才没有再摔多一下重的。

  往昔董香梅或小阎罗曲士英,最多将他抛个一二丈远。如今这可怖的怪人轻轻抬脚一踢,不但已飞开二三丈,而且余势犹劲,猛可撞向石上,否则总得多出半丈远,可想而知这怪人似乎更是厉害。

  他这刻在地上,已瞧见四下并没有其他怪物,在身旁数尺远,却有个高及胸口的洞穴。洞口正好向着大石,怪不得刚才没有发现这洞穴,由穴口至大石之间,满是一根根的白骨头,狼藉散怖,平添出恐怖的气氛。

  那人在眨眼间,已站在他跟前,脸上肌肉抽动一下之后,道:“没出息的东西,裤裆都湿了……”

  这番开声说话,显然流利许多,而且脸上肌肉也不必抽搐得那么久。

  韦千里是真个吓软了,再也爬不起来。

  那怪人怒骂一声,径自俯身问进洞穴。半晌,才再出洞,手中却提着一条鹿腿,兀自血迹淋漓。

  只听一阵咀嚼之声,那怪人竟捧着那条生鹿腿大嚼起来。吃得那歪斜的丑脸上,全是血迹。

  韦千里如见魔鬼般连忙闭住眼睛,隔了片刻,咀嚼之声已歇,睁眼看时,只见那怪人将那尚剩下的许多鹿肉,平放在双掌之上。

  只见那双本来甚有血色的手掌,此刻变得惨白异常。

  那条鹿腿鲜明的肉色,忽然极快地褪落,变得枯枯干干,再过片刻,那怪人口鼻中发出哑嘶的刺耳声,生像正在非常用力。

  韦千里瞪目而视,一点也不知道这怪人在干什么,然而他却明白了一点,便是这个厥状丑怖的人,定是和白骨门有极深的渊源,这仅仅是从那种形相和颜色,便可以猜测出来。那怪人嗷然一叫,撒手抛掉手中的鹿腿

  

作者感言

不知道

不知道

此作者暂时没有公告!

2021-04-01 07:00

目录
目录
设置
阅读设置
弹幕
弹幕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反馈
反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