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收藏后,可收藏每本书籍,个人中心收藏里查看

第一章 八大胡同销金窟

臭屁郎 未知 8310 2022-01-04 19:34:00

  “垂头垂气入吾门,扬眉吐气返尔家!”

  这是位于八胡同最偏僻,冷清巷底-栋大房舍之左右门联,上方之眉批是‘不二馆’。

  这栋大房全在十年前,曾经是八大胡同最风光‘满庭芳’当时拥有用户大名妓,终日丝弦不断及车水马龙。

  可是,十年前之一场争风之醋曾经造成二十名寻芳客死亡,只有三十余人分别负转重伤。

  八大胡同的各家妓馆趁机落井下石,于是,官方查封‘满庭芳’,老鸨亦被打人大牢吃‘公家饭。’

  加上这些年来谣言传此地闹鬼,结果此巷之另外八家妓院被迫‘转移阵地’,满庭芳便更冷清啦!

  今天正是一年一度之七夕,乃是情人们相会之吉日,八大胡同的恩客们更是纷纷来会‘旧时情人’。

  八大胡同姑娘之水准,一向冠于全国,每位站娘不但深谙诗书琴画,逗男人之功夫更是各有绝活。

  甚至连一名侍女,走起路来亦摇曳生姿哩!

  一向冷清的‘满庭芳’突然在午后时分传出一连串鞭炮声,附近之妓馆及“观光客”立即前往探视。

  此时正是午后时分,那群人一见到‘满庭芳’不但敞开大门,而且多了这付对联,不由好奇的瞧着。

  院中一向是杂草全从生,如今却清洁溜溜,而着两排松柏盆景,众人更好奇的望向大厅。

  厅中只有一张方桌,桌后坐着一位秃发瘦小中年人,那张脸儿却似‘笑弥勒菩萨’般笑嘻嘻哩!

  只见瘦小中年人朝最前面之中年人一指,道:“兄弟,你是否每夜必须时常起来尿尿及腰酸背痛呢?”

  “没有,不会不会!”

  “呵呵!你是否常觉口干?口苦呢?”

  “这……不是,不会!”

  “呵呵!你是否一吹风,便会流泪呢?”

  说着,他立即将手中之芭蕉扇向外一摇。

  中年人刚摇头道句:“不会”居然开始掉泪哩!

  “呵呵!有病别忌医,相见即是有缘,你是本馆之第一名客人,免费招待,请进来吧!”

  “我……你招待什么呀?”

  “应有尽有,不过,你似乎该先治病!”

  “我……”

  “进来吧!别羡慕别人”四十岁仍是一条活龙“,只要进来,明日你必须是一条生虎进来吧!”

  “我…你当真免费招待!”

  “吾不二馆馆主不二仙,一向言出必诺,请!”

  中年人不由一阵犹豫。

  附近之人一阵鼓动及相激,中年人立即入内。

  不二仙朝桌角椅子一指,道:“请坐!”

  中年人朝四周一瞧,立即不安的坐下。

  “麻烦把贵手放在此布团上面。”

  中年人便把右手放在桌上长型布团上面,他手背一热,不二仙的左手食中二指已经按上他的腕脉。

  中年人微微一麻,不安的望着。

  不二仙略眯眼不久,立即起身道:“挺胸!坐好!”

  “你……要干什么?”

  “说着,不二仙的左手疾朝中年人的后背连拍三下,”叭叭叭!“三声,中年人呃了一声,便张口吐出一物。

  不二仙的右手疾拉起中年人放在桌上之手,只见中年人的右掌心向内一翻,那团物已经喷上掌心。

  中年人不由尖叫一声。

  因为,他的掌心已经粘着一团龙跟大小的灰色物体,它似坠又不坠的粘在中年人掌心,状似肮脏及可怖。

  不二仙将那人的掌心扳向门外,立即呵呵笑道:“朋友,你作个深呼吸,你就会觉得胸口不再发胀。”

  中年人吸口长气,点头道:“真的哩!灵”

  “呵呵!只是起步而已!”

  不二仙立即附耳低声问道:“你很喜欢泡妞吧?

  可是,你一上床,两三下就清洁溜溜,挺没面子哩!“

  中年人立即一阵脸红。

  不二仙低声道:“相要耍男人威风吗?”

  “我……”

  “别难为情,你若想,就点个头。”

  中年人立即连点三个头。

  “跟我来!”

  不二仙一起身,中年人立即跟去。

  不久,两人已经进入一房,不二仙含笑道:“吸口气,立即憋住。”

  中年人立即吸气及闭上双唇。

  不二仙的双掌立即疾拍上中年人的小腹一带。

  “去试看看,如果有灵,去天桥帮我买来一串香肠吧!”

  中年人立即半信半疑离去。

  不二仙含笑道:“这位朋友请进!”

  说着,他已指向一位锦服中年人。

  锦服中年人不屑一笑,立即人内就座及伸出右手道:“我有没有那儿不对劲,你诊断一下吧!”

  “不必!请收回尊手。”

  “我没病吧?”

  “有!你病得不轻”

  “哈哈!我郝德贤会有病?”

  门口立即有六人跟着大笑。

  不二仙含笑道:“郝德贤,好名字,不过,人闲心不闲,是吗?”

  “喔!我为何心闲?”

  “借借贵耳。”

  郝德贤立即凑上右耳。

  不二仙捂嘴凑耳低声道:“阁下采补过度啦!”

  郝德贤啊了一声,立即目瞪口呆。

  不二仙徐徐挥扇,含笑靠回椅背。

  郝德贤双目疾转一阵子,取出一金元宝放在桌上,再低声道:“仙仔可否指点一二妙方?”

  “呵呵!冲着此句仙仔,行!耳!”

  郝德贤立即凑上右耳。

  不二仙捂嘴低声道:“化龙卸虎,含日吞月。”

  “这………仙仔可否明示?”

  “今夜子时,再来敞馆吧!”

  “是!是!”

  “请!”

  郝德贤欣然走到门前,立即有六人好奇的询问,他只是含笑不语,众人不由更加好奇啦!

  不二仙朝一名青年招手道:“小兄弟,进来一下!”

  青年略一犹,方始人内。

  “坐!”

  青年一坐下,便伸出右手。

  “小兄弟,你如此年青,会有不舒服吗?”

  “我……我常觉胸口抽疼。”

  “唔!我瞧瞧”

  说着,他的食中二指已搭上青年之腕脉。

  不久,不二仙收手道:“小兄弟,你到院中高喊三句:”我不想死“立即站在原处,必会有奇效。”

  “当真?”

  “试一试吧!”

  青年走到院中果真张口大喊:“我不想死!”

  不二仙含笑前行,就在那位青年喊完第三句:“我不相死之时,他的双掌已迅速在青年后背拍了六下。

  青年踉跄两步,刚喊句:“你………”突然呃了一声,只听他又“哇!”一声,立即吐出一团黑痰来。

  “叭!”一声,黑痰向上一弹,方始落地。

  来人不由一阵惊呼。

  青年自己也吓得啊了一声。

  不二仙含笑道:“吸三口气,胸口再疼,便拿痰涂我的面,胸中若下疼,把地拭干净,另付些许意思。

  说着,他已含笑入厅。

  青年连吸三口气,不由咦了一声。

  他又连吸三口气,立即眉飞色舞。

  他掏出一块碎银,入厅道:“灵!谢谢!”

  他放下碎银,立即出来。

  只见他取巾包起黑痰,立即欣然出去。

  众人立即好奇的询问着。

  青年打开小巾,道:“妈的!原来是这口痰在作怪,整得我坐立不安,睡不爽,吃不乐,不知花了多少药钱哩!”

  一位青年接道:“是的!我和阿春自小一起长大,他用过的药罐子,远超过我玩过的马仔,真受不了!”

  众人不由哈哈一笑!

  却见四十余人匆匆跑来,他们是被方才青年那三声高喊所请来,想不到却目睹这幕笑景他们不由一怔!

  却见门前一位中年人招手道:“海兄,快来长长见识。”

  那群人立即行来。

  中年人比手划脚的形容不二仙之玄奇。

  青年更是似“现实”般展现那口黑痰。

  大家不时的望向厅中的不二仙。

  不二仙却悠哉哉的品茗及瞧向众人。

  不久,一位瘦高三旬上下之青年排众而出,只见他将银子朝桌上一放,立即将右手放在布团上。

  不二仙含笑瞧他,却不吭半声。

  青年道:“你若能瞧出找有什么病?银子就是你的啦”

  不二仙含笑瞧他,叹口气,道:“你请回吧!

  青年怔了下。

  众人亦为之一怔,因为,这名青年乃是本城土财主涂永昌之唯一宝贝儿子涂万寿,不二仙此言似乎不对哩!

  不二仙以扇尖推出银子,立即端茗轻啜-口。

  涂万寿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不由神色一变。

  不二仙却仍然品茗不语。

  涂万寿朝门口一瞄,立即有一位瘦子中年人快步入内道:“语不说不明,灯不点不亮,阁下直言吧!”

  不二仙略一点头,便以扇尖在桌上写道:“死水!”

  中年人不由一怔!,涂万寿神色一变,突然颤声道:“总…………管……”

  中年人呀道:“公子那儿不舒服?”

  “你叫他开条件,开方子!”

  “是!是”

  中年人立即向不二仙道:“阁下开个方子吧!条件再议。”

  不二仙摇头道:“神仙难救没命人。”

  涂万寿啊了一声,险些由椅上摔落。

  中年人扶住涂万寿问道:“敞公子红光满面,英姿焕发,器宇轩昂,怎会发生意外,你别胡说八道。”

  “夕阳最红,可是,转瞬成空。”

  中年人不由一怔!

  涂万寿颤声道:“救……我………”

  说着,他突然抓出一把银票放在不二仙面前桌上。

  不二仙瞄向中年人,道:“你瞧见了吧?这些银票是贵公子自行送给不二仙,你日后可别说本仙欺诈勒索喔!”

  “不敢,请仙仔赐方子。”

  “公子借个尊耳。”

  涂万寿迫不及待的立即凑过右耳。

  不二仙以扇捂嘴,凑耳低声道:“今夜亥时,请公子独自来此,届时,公子之疾必可愈公子之尤必可消,请!”

  涂万寿感激的起身-揖,立即离厅。

  中年人立即快步跟出。

  不二仙将那些银票及银子入怀袋,立即含笑道:“各位聊聊,待会有人会请本仙天桥尝香肠及说故事给各位听。”

  说着,他又端茶杯向内行去。

  众人不山一阵议沦。

  涂万良及中年人却已经匆匆离去。

  那位被治愈胸疼之青年立即又津津有味的现身说法。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只见一人捧着一个大包匆匆行来,他一见人群,立即陪笑道:“各大哥请借道,拜托!”

  立即有人认出他是方才被不二仙冶过之人。于是,众人便让他人内。

  那人一人内,立即张望道:“仙仔,你在吗?”

  一阵哈哈笑声,不二仙已瑞茶步出。

  “仙仔吃香肠,谢谢!”

  说着,他边哈腰边将纸包放在桌上。

  不二仙微微笑道:“应验啦!”

  “是的!”

  很愉快吧?

  “爽!仙仔,请尝尝”

  纸包内一大堆烤妥之香肠,那人以竹签戮一根香肠,立即陪笑哈腰恭送不二仙哩!

  “不好意思,害你破费啦!”

  “仙仔客气啦!请!”

  不二仙接过香肠,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请请大家吧!”

  那人道句:“是!”立即捧着香肠出厅。

  他一出门,立即陪笑道:“棒捧场!棒捧场!”

  一名青年拿起一根香肠,道:“周大哥,你干吗如此乐?”

  “尽在不言中,请!请!”

  他含笑步人人群,众人尝着香肠,心儿更纳闷啦!

  不久,众人已分光香肠返厅低声问道:“仙仔,我下回是不是还会似今天这样子呢?请你再指点一下吧!

  不二仙含笑道:“你看呢?”

  “我………我不懂呀!”

  “你为何不懂你自己的身子呢?”

  “我……我真的没把握!”

  “借个尊耳吧!”

  那人立即欣然附耳。

  不二仙凑耳低声道:“你若能暂时‘歇兵’一月,你再来找我。”

  “一个月不能‘那个’呀?”

  “不错,自己考虑吧!请!”

  那人略一犹豫,低声问道:“我若办不到呢?”

  “兵败如山倒!”

  那人立即吓得脸色发白。

  “请!”

  那人只好低头离去。不二仙吃完香肠,便含道:“抱歉!方才那位仁兄未向各位报告,本仙就救救一个人吧!对了!就是你!”

  说着,他已指向一名中年人。

  中年人神色一变,反向后退去。

  不二仙笑道:“退!你再退呀!你如果想治疗你那‘火气大’的毛病,你就快点退回家去吧?”

  “我……我……”

  不二仙便悠哉的品茗。

  不久,中年人入厅道:“仙子,你真灵,救救我吧!”

  “请坐!”

  中年人哈脸道谢,方始入座。

  不二仙含笑道:“谈谈你的火气吧!”

  “好!我从去年夏天起觉得火气特别大,我不但每天三大杯茶,我还吃了数十种降火气的药。”

  “可是,我仍然每晚睡不觉,我逢人便嘀咕,我稍看不顾眼,我便会骂,我还和别人打了六次架。”

  说着,他又脸红脖子!

  不二仙笑道:“你正在开罢吧!”

  “我……我……不…不是!”

  说着,他握拳连连吐气及呼气。

  不二仙含笑道:“借尊手!”

  中年人立即将右手放在布团上。

  不二仙搭上他的腕脉,立即皱眉瞪着中年人。

  中年人心中一怯,立即低下头。

  不二仙一收手,立即道:“你今天干嘛来此?”

  “我……我……”

  “来玩?对不对?”

  “是!是!来玩!来玩!”

  “尊夫人安好吧?”

  “这……还好,托福!”

  “去年初,你和人打过架吧?”

  “这……是的!不过,那不是我的错,是对方先动手的,而且,我只把对方推倒,便离去,不是我的错!”

  “这不是县太爷,别紧张。”

  “是!是!”

  “你回想一下,当时,你的右肋第三、四根肋骨之间,是不是被对方碰了一下,而且你当时曾经麻了一下子?”

  中年人低头不久,抬头道:“对!确有此事,难道病因在此吗?”

  “你若不介意,请让我瞧瞧该处?”

  “这……”

  “该处是否有一处小红晕?”

  “这………我也没注意!”

  说着,他立即脱下外衣撩起中衣。

  不二仙以扇尖遥指中年人右肋间,道:“请转身。”

  中年人一转,门外之人立即清晰瞧见中年人的右肋间果真有一个铜钱大小的红晕,立即响起一阵啊声。

  中年人低头一瞧,立即大骇,不二仙摇头道:“对方目前在何处?”

  “不详,他只是一名螵客,冲突后,他已经离去。”

  不二仙心知此人用乃是妓院打手,他立即摇头道:“解铃仍需么系铃人,本仙不愿得罪对方请吧!”

  “不!仙仔!你救救我!”

  “抱歉!”

  中年人吼道:“你为何见死不救?”

  不二仙淡然笑道:“你算老几?我为何要救你。”

  “你……妈的!”

  中年人一扬拳,便捶向不二仙右颊。

  不二仙一扬扇一切,立即切上中年人之拳头,立听中年人“哎唷”一声,抱着拳头便惊慌的奔出厅。

  他挤入人群,立即狼狈逃去。

  不少人瞧见中年人之右拳已经打肿,不由暗佩不二仙之厉害,于是,大门前反而一阵子寂静。

  不二仙淡然道:“该用膳了,抱歉!”

  说着,他已向后行去。

  众人怔了一下,方始三三两两离去。

  不久,不二仙巳关上大门。

  亥中时分,涂万寿探头探脑的行到黝黑,冷清的不二馆前,他想起闹鬼的传说,汗毛立即跳曼波。

  他怯生生的停在门前着。

  不久,远处传来步声,涂万寿立即一阵紧张。

  却见郝德贤独自行来,两人在门前一遇,立即强挤笑容的互相点点头,然后站在门前张望着。

  不久,不二仙打开侧门道:“请”

  涂万寿二人立即匆匆入门。

  不二仙关妥门,便带二人人厅。

  一入厅,不二仙便指着桌上那杯水朝郝德贤道:“端妥,屏风后左侧第一间房中,有人侍候你,”

  郝德贤立即端着那杯八分满的清水行去。

  不二仙朝涂万寿低声道:“三个月!”

  “你知道病因吧?”

  “吃错药吧?我以前为了在姑娘面前逞强,经常使用内服外敷之药物,三个月前,突然完全不能人道了。”

  不二仙点头道:“你很坦白,我愿救你。”

  “谢谢!我如真能够重振雄风,必有重酬。”

  “很好!咱们走吧!”

  “去何处?”

  “飞龙居,记住,不论见了什么,皆不准吭声。”

  “好!”

  不二仙便行向屏风后。

  涂万寿跟着步入屏风后,便步到左侧第二间房前,房门未关,不二仙却已轻悄的步伐进入房中。

  涂万寿蹑足跟到左侧壁前,由于房中黝暗,他根本没有瞧见什么,不二仙便牵他坐在一张椅上。

  他好奇张望一下,依稀瞧见不二仙正在轻轻拉着一物,他仔细一瞧,便瞧见不二仙正拉着一条细绳。

  “一幅五尺长,五尺宽的”百马雄风图“,立即向上徐卷而去。

  一束亮光倏地射来,除万寿一阵刺目,立即闭目。

  当他再睁眼之吋,险些叫出声来,因为,郝德贤居然全身赤裸的站在不远处,而且手中远端着那水哩!

  不二仙立即捂涂万寿之嘴及指向郝德贤。

  涂万寿会意的立即自行捂嘴瞧去。

  只见郝德贤将那杯水凑近不体,“小贤”立即人浴。“

  郝德贤吸口气,杯中之水迅速消失啦!

  涂万寿吓了一跳,急忙捂嘴。

  郝德贤一转身,便将杯口朝下,赫见没有半滴水滴落,立听嗲甜声音道:“大爷果真为奇人,请喷泉吧!”

  “我正是苦于进多出少,喷出之际,更是既烫又似刀割,祈望仙子能够大发慈悲妙术回春。

  “一千两银子,如何?”

  “苦真有效,我付二千两银子。”

  说着,他放下小杯,立即自在袋取出一叠银票清点着。

  不久,他已经将五张银票放到桌上。

  涂万寿偏头一瞧,便瞧见一位冶艳少女披着一件白袍坐在椅上,由于她那分张的粉腿斜对涂万寿,他立即有看没有到。

  他不由偏头望着。

  冶艳少女起身道:“请坐!”

  郝德贤道:“在下坐此椅吗?”

  “当然,请!”

  郝德贤立即夹腿拘谨人座。

  他那双手更是立即遮掩下体。

  冶艳少女却启檀取出一卷宣纸,便平铺在地上,她故意面对郝德贤弯来弯去,存心让他“养养眼”。

  启冶艳少女身上这件白袍乃是在一抉布上面剪三个洞,这三个圆洞不大也不小,正好供双手及颈项套上。

  妙的是,颈项之圆孔稍大一些,他一弯腰,雪白的酥胸即半隐半隐半露,更加的吊人胃口哩!

  她面对郝德贤,所以,郝德贤欣赏她那半裸酥胸。

  她背对涂万寿,她那只盖到膝上之白袍在她弯之际,便向上滑去,她那两块圆臀下沿立即出来“凉快”啦!

  涂万寿不由歪头由下企图向上瞧啦!

  那知,冶艳少女有意无意的刚弯下,便扭开,再起来,然后又弯下,涂万寿不由跟着抬头及歪头不不久,冶艳少女搬走到壁前。

  只见她站上椅,立即垫脚尖探手欲取壁上之纸,白袍角向上一滑,她那圆臀下沿立即又露出来。

  郝德贤及涂万贤不约而同的侧身歪头欲窥春光。

  冶艳少女一手捂壁一手取下一支大笔,便将笔放在纸旁。

  接着,她从柜中取了一个脸盆大小的墨砚,便将墨砚放在纸旁,然后倒了三大杯之清水。

  只见她又从柜取出一块半尺长,二寸径圆之黑棒,立即递向郝德贤及嗲声道:“大爷瞧瞧这块墨质佳否?”

  她略弯上身,郝德贤正子瞧见大半个酥胸,他不由双目一亮,连连道好及猛盯着那大半个酥胸。

  “大爷肯帮人家研墨吗?”

  “好!好!”

  “大爷,请!”

  她便曼步到砚旁。

  郝德贤问道:“仙子有何吩咐?”

  “大爷方才不是答应要帮人家研墨吗?”

  “对!对!研墨!研墨!”

  他抓起墨,立即快步行到砚旁。

  他一弯腰,立即沾水持墨研于砚盘。

  “大爷别如此累,坐着研墨嘛!”

  “说着,她的双腿微微分开。

  郝德贤一坐下,脸部正好到她的腰际,他由于瞧不见神秘地带,他暗叫可惜,只好迅速的研墨。

  “大爷,此墨挺香的,是吗?”

  “香?我嗅嗅看。”

  说着,他向后一坐,立即低头凑近砚台。

  黑墨原本略臭,他却立即偏头道:“香,真香……真……真香!”

  他为何会“真”好久呢?因为,他由下向上看,正好将“原始森林”瞧得一清二楚,他兴奋的“真”个不停啦!

  冶艳少女含笑望着他,双腿亦不动半下。

  郝德贤瞧得心花怒放,嘴巴也张开啦!

  涂万寿已将脸贴在地上,可是,他偏偏只能瞧到膝上三、四寸处,他不由又羡慕,又嫉妒着。

  良久之后,口水沿着郝德贤的脸颊滴落在砚上,断断续续的“滴答”声中,他的口水频频滴滴落砚台清水中。

  他却毫无所知哩!

  因为,他瞧痴啦!

  冶艳少女微微一笑,继续欣赏他的色状。

  哇操!他看她的妙处,她却欣赏他的色状,究竟是谁在看谁?

  究竟是谁占了便宜?还是两皆扯平。

  此情此景好似人们到动物园看猴子,猴子亦在看人们,究竟是人看猴,还是猴在看人呢?

  良久之后,冶艳少女右腿一收,双腿已并拢。

  郝德贤啊了一声,便听砰一声。

  他已一头碰上砚台啦!

  冶艳少女故意啊了-声,立即蹲在他的身前故意紧张的道:“大爷,你不要紧吧?你没有碰伤吧?”

  郝德贤原本又窘又火,可是,他刚“我”一声说不下去啦!因为,他更清晰的瞧到“神秘妙处”啦!

  涂万寿亦“搭便车”的由冶艳少女蹲张的双腿瞧到“神秘妙处”,他兴奋的立即全身一颤。

  他渴盼甚久,此时如愿以尝,岂能不兴奋呢?

  冶艳少女起身道:“大爷,研墨吧!”

  说着,她已退到一旁。

  而且,她已并上双腿。

  郝德贤一抓墨,便用力研磨着。

  倏觉脸上湿滑,他伸手一摸,便摸了一手的黑墨,冶艳少女故意啊了一声,便去取来毛巾轻拭着。

  她再度张腿蹲下的替他拭脸。

  他又瞧得兴奋啦!

  他的右手向下一滑,居然贴在砚上磨着。

  不久,他的右手已经又黑又湿了。

  “啊!大爷,你……你的手?”

  他朝右手一瞧,立即啊然收手。

  她格格一笑,立即替他拭手。

  不久,她端来一盆水,立即替他清洗着。

  她洗呀洗,指尖却在他的掌心轻挑着。

  郝德贤啊了一声不由全身一抖。

  冶艳少女瞄了他下体一眼,立即端水离房倒掉。

  郝德贤乍失目标,不由面现惋惜之色。

  涂万寿更是不安的坐着。

  良久之后,冶艳少女迟迟未返房,郝德贤不由自主的在房中走来走去,双眼更是频频望向房门。

  涂万寿更焦急的坐着。

  不久,冶艳少女终于出现啦!,她仍然套着那件白袍,郝德贤似见仙女下凡般欣喜的迎向少女。

  “大爷海涵,人家方才上了一趟茅房。”

  “无妨!无妨!可以提玉手书字了吧?”

  冶艳少女一瞄砚台,嗲声道:“汁不够啦!”

  “那个汁不够呀?哈哈!”

  那根的汁磨得不够多呀!“

  “哈哈!那一根呀?”

  说着,他的双臂一张,便欲搂抱她。

  冶艳少女格格笑道:“不行啦!”

  “为何不行呢?二千两很子尚不能买一夕之欢吗?”

  “不是啦!欲治你之病,必须让你”标“在外面啦!人家方才不是已经分析过,你也同意了吗?”

  “这………可是,我标不出来呀!”

  “行!”

  “行?除非你品箫。”

  “人家不来这招俗套哩!”

  “我不相信。”

  “打赌,如何?”

  “赌什么?”

  你今夜若能让我标在外面,这五千两银子就是你的啦!你若办不到,就好好的陪我渡过今宵吧!“

  说着,他已取出一叠银票。

  “格格!人家发财啦!”

  “好!瞧你的啦!”

  说着,他已将银票抛落桌面。

  冶艳少女含笑道:“大爷,请上座!”

  “好!我瞧你有什么好玩意儿?”

  说着,他已欣然入座。

  少女拿起那根墨,双手一握,道:“大爷,听说女人如此握物,表示她已经破瓜,你认为合不合道理!

  “合!合!你握得挺恰当哩!”

  “讨厌,人家尚是黄花大闺女哩!”

  你今天尚是黄花大闺女吧!“

  她啐句“讨厌”立即拈墨研磨着。

  “哈哈!别假正经的捏来捏去啦!”

  “讨厌!人家让你瞧瞧厉害。”

  说着,她的右腿朝砚旁一跪,左腿已经蹲下。

  “神秘妙处”,立即呈现于郝德贤眼前。

  她捏起那根墨,嗲声道:“大爷,它好似比不上你那宝贝喔!”

  “哈哈!尚差一号。”

  “人家先尝尝看。”

  说着她已将墨塞向妙处。

  “啊!你…………玩真的?”

  “当然,它够硬……!”

  “可是,它冷冰冰呀”

  “另有妙趣呀!”

  说着,她已塞入半截。

  只见她贴近砚台,立即徐徐旋转雪臂,立见那根墨在砚台磨出一阵“滋……哗……”奇妙特殊的声音。

  郝德贤目瞪口呆啦!

  她却熟练的研墨。

  没多久,郝德贤叫道:“高明,汁出来啦!”

  “嗯!好美喔!”

  说着,她突然迅速的旋转圆臀。

  墨已经与砚磨出一阵怪异的声音。

  郝德贤不由打个冷颤。

  涂万寿早已趴地瞧得口水直流,如今更是全身发抖。

  他出身富家,从十二岁尚未长毛,便开始玩女人、如今,他才二十岁,却被壮阳药物及女色摧残得“不能人道”

  他玩过上千名姑娘,见过不少的场面,他却未曾瞧过如此奇特的把戏,加上妙处忽隐忽现,她更是被吊足了胃口。

  没多久,少女突然停止旋臀,只见她改为前顶后迎,那根墨便忽长忽短的戳磨着砚台了。

  那奇妙的声音配上“叭……”声音,颇似男女在床第间之“交响曲”,郝德贤不由自主的站起来啦!

  涂万寿全身一颤,不由张臂欲扑。

  一直默立在旁的不二仙立即以足尖挑上涂万寿的两侧腰眼,然后,再扬手封住涂万寿的“哑穴”。

  涂万寿不能动又不能言,不由大骇的趴在地上。

  不二仙附耳低声道:“别乱来,你在偷看哩!”

  涂万寿心想有理,怒气立逝。

  郝德贤被逗得前行二步,突然觉得有失颜面,他立即吸口气又回到椅旁人座,双眼却紧盯不已哩!

  没多久,少女突然双手各握住自己的一峰,一边顶挺下体,口中更是呻吟般胡言乱哼着。

  郝德贤全身一颤,呼吸立即急促!

  涂万寿灾情更重,他的裤档已湿呀!

  不过,不知他是标出?还是流出什么哩!

  他只是不停抖着。

  他的鼻翼忽缩不已!

  他显然已经达到最高点啦!

  良久之后,少女呻吟道:“大……大爷……我……我要……”

  说着,她突然一阵发抖。

  郝德贤啊了一声,桌子下方立即晰沥连声。

  他却眯眼喔个不停。

  他在哆嗦中,“美爽爽”啦!

  少女却仍然顶挺及呻吟着。

  不久,郝德贤抓起衣裤,踉跄走了!

  涂万寿却在方才出了一阵大汗之后,下体突然传出“沙……”擦地声音,他的神色亦又急又色哩!

  不二仙拍开他的穴道道:“恭喜!”

  涂万寿爬起身,便欲冲向邻房。

  不二仙扣住他的右肩道:“公子想干什么?”

  “玩!我要玩!”

  “不行啦!没有事先安排啦!”

  “你安排!”

  “这……这…”

  “你安排,任何条件,我皆答应你。”“此妞之怪,公子方才也瞧过,她恐怕不依哩!”

  “你去向她说,我会依她。”

  “好!我试试看看,走!”

  不二仙便牵涂万寿绕行到房门口。

  不二仙一松手,便含笑入内。

  冶艳少女得意一笑,立即故意啊道:“仙仔,你……”

  “美人儿,有人想玩你。”

  “不行啦!你知道人家‘卖艺不卖身’嘛!”

  “可是,此人确有诚意,他愿依你的任何条件。”

  立见涂万寿喘呼呼的入内边宽衣边道:“不错!”

  “这……仙仔,你真叫我为难。”

  “美人儿,你沦落此地,不是为了要付十万两的医药费吗?你可以和这位公子商量一下呀!”

  哇操!十万两,狮子大开口呀!

  涂万寿忙道:“没问题,我付!”

  少女道:“你有银票吗?”

  “我……放心,家父涂永昌三字至少值数千万两。”

  “这……仙仔,怎么办?他若玩过就扯账,人家怎么办?”

  不二仙道:“简单,公子,你打张借条,明日再拿银票来吧!”

  “好!好!快,快写。”

  说着,他已全身赤裸及火气腾腾!

  不二仙立即取纸就座写着。

  涂万寿早巳走到少女身旁,少女却仍然不疾不徐的研磨,不由今他急道:“姑娘可以准备一下啦!”

  少女一瞄他的下体道:“别急,人家不见兔子不撒鹰嘛!”

  “这……仙仔,拜托你写快些,我……有赏!”

  “赏多少?”

  “随便你写,快呀!”

  不二仙含笑多划一横,便道:“公子,请!”

  涂万寿上前抓笔,根本不瞧内容的立即画押。

  少女取出那根墨,立即翻身列阵备战。

  涂万寿一式“饿虎扑羊”,立即“抢摊”!

  刹那间,他发疯似的冲锋。

  少女却一动也不动的任他去冲。

  不出盏茶时间,他便似“破气球”般扁掉了,不过,他却满足得眯眼趴在少女的胴体上。

  少女不悦的道:“请吧!”

  “我……好……”

  他一起身,便踉跄欲向外行去。

  不二仙上前递纸道:“明日请尽早送来二十万两银子。”

  “咦!不是只有十万两吗?”

  “公子忘了方才打赏吗?”

  “这……”

  “公子,财去人安乐,你多久没乐啦?值得吧?”

  “哈哈值得……值得!”

  “公子慢走,恕不远送。”

  “哈哈!放心,我明天一大早就会送来银票。”

  “说着,他已匆匆穿衣离去。”

  不二仙送他出门之后,立即锁门。

  他一入内,少女妇已张臂欲搂,他向后一退,低声道:“梦仙,你这是干什么?你忘了咱们之约定啦!”

  “仙仔,人家已被撩起兴致,偏偏那小子不争气人家如今被吊在半空中,你就帮帮人家嘛!”

  “不妥去找别人吧!”

  “不要嘛!人家早就想要你啦!”

  “不妥!不妥”

  两人边追边闪,梦仙连搂不中,欲焰更炽,立见她道:“仙仔,那十万两银子归你,你陪我乐一次吧!”

  “我不是贪财,我为你设想啦!”

  “不管啦!你再不答允,咱们就拆伙。”

  “唉!你何苦呢?”

  “格格!快答允人家嘛!”

  “好!熄灯!”

  “讨厌!人家就知道你在调胃口!”

  说着,她已熄灯及躺于榻上。

  不二仙宽衣,立即上榻。

  只听梦仙“哎唷”一声,立即不再吭声。

  房中却立即战鼓连连!

  没多久,梦仙在唱歌了!

  良久,良久之后,她安静了!

  一声长吁之后,便是一阵水声及沐浴声,接着,便是梦仙那足以嗲死人的声音道:“仙仔,你真行!”

  “下不为列”

  “别如此嘛!人家今晚才知道什么是‘鱼水之欢’,人家今生愿意为你作牛作马,只求你偶尔玩玩人家嘛!”

  哇操!倒贴啦!“

  “不行!”

  “讨厌!不理你啦!”

  不久,不二仙已独自离房。

  只见他独坐在厅中,便不哼半声。

  

作者感言

未知

未知

此作者暂时没有公告!

2021-04-01 07:00

目录
目录
设置
阅读设置
弹幕
弹幕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反馈
反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