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收藏后,可收藏每本书籍,个人中心收藏里查看

第一章 心愿

困龙升天 飞龙入海 3265 2022-01-12 22:01:28

  今年是2005年,刘天宇一人走在街上。他目前是待业青年,好像已经待业了一个多月了。放眼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恍忽间觉得自己身处他们之外。突然一声厉骂传来。:“小子,你两只眼睛是出气用的,走路不长眼睛呢?”天宇回头一看,只见一辆尼桑轿车停在自己身边,原来自己想事情走偏了人行道。刘天宇见那人骂的难听,只能当没有听见,乖乖的走到一边。心里想:“这种素质,哼哼。”但是现在也只有在心里哼哼了。那个人极其嚣张的按了一声喇叭,从刘天宇身边开过,刘天宇好像听见那车主骂了一句:   

  “一个穷鬼,刚才差点撞坏了我的宝贝车”   

  刘天宇听见又是一阵气穷。但是现在除了气穷是有什么办法呢。不能像古时候,一言不合,拔刀相向。或是用现在的作法:用钱把他砸死啦。没有办法,刘天宇摇了摇头,把刚才的晦事丢在身后。   

  刘天宇现年26岁,四年前从一个专科学校毕业。在那个学校里,自己和一伙人整天过着悠在悠在的日子。可三年过后,回到社会里。就过起忧在忧在的日子了,因天宇要文凭没有文凭,要技术没有技术。   

  于是刘天宇进行了长达三年的游击生活,因为专业是计算机专业,天宇从计算机维修干起来,但是因为专业能力的不过关,这条路在换了五个工作后,历时一年半后,终于天宇混不下去了。对自己的技术感到失望,自已的脸皮的承受能力也达到了极点。因为在店里给你一个任务,你东干西撬还是没有修好电脑,一来二去,人家也不能用你了。没有人会请一个不用工活的伙计的。   

  刘天宇接下来干的是业务员工作。这个工种在天宇看来,挑战性能,收入高。这种工作对于刘天宇十天之间是这样说的,但是十天以后就变成了一个十分舒服,收入十分低,但是却最多只能在一个地方呆上三个月后然后说再见的工作了。就这样又混了一年多一点。直到一个月前,那时天宇的脸皮承受能力又到了极限,所以天宇想让脸皮休息一下,于是一个多月没有去找工作呢。   

  刘天宇躺在自已租得小屋的床上,细细的回忆着。他觉得自己的前途灰暗一片,自己适合干什么呢?生活好难好难。天宇在心里想着,他又想起了自已的妈妈。天宇的妈妈不与天宇住在一起,是住在天宇所在市的一个县里。可怜老母亲为了儿子还在辛勤的工作,天宇想到这里,心里就一阵痛苦。痛恨自己在打基础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好好把握。没有考上一个本科。天宇想:“本科也是混的,但是他们混出后,多多少少可以找一个还算好的工作,最不济回到自己的老家,家里所在县十分欢迎他们,可以分配进事业单位。如果自己是本科,回到家里,在事业单位里混混,老妈也不会如此辛苦,也不会常常打电话抱怨呢。天宇不只一次的幻想,如果老天给自己一个机会,自己一定好好把握,最好回到高中时。自己一定好好学习,考进中国的第一流大学。而不是自己那三流的学院。也不会做睡梦,梦见自己在高考,时间却只剩下半小时,而自己一道题也没有做时,而产生那种绝望的那种梦了。那种梦已经在梦中出现无数次,醒来后,只留给天宇深深的悔恨。   

  外面开始起风了,好像今年的第五个台风来了吧。天宇这一天晚饭也没有吃呢,本来因心情郁闷不想去吃饭,但是郁闷也不能代替肚子里的食物。刚才在床上休息一会,自怜自伤一番。肚子也有点饿,拿了一点钱,想到外面附近的小面店吃一碗肉丝面。突然一道闪光,弄的天地一片白光,接着一声响彻云霄的惊雷。惊得刘天宇几乎蹦了起来,嘴里喃喃的说道:“自己没有做坏事,不怕,不怕”大颗的雨点跟着下了起来,刘天宇从窗子望出去,雨还是下的挺大的,想不出去呢。但怀顾自己十几个平方的小屋,楞是找不出一点吃的。最后一包方便面已经在昨天光荣牺牲了,刘天宇想了想,确定是昨天的晚上,上网看小说太晚了,就把它吃了。想到这里又痛恨了自己不好好发奋,已经这样惨了,不想着前途,还看小说呢。痛恨归痛恨。但是肚子也越发饿了。没有办法,拎起一把伞,迈出家门   

  雨还是大的,一些小的闪电不时闪过,一些小雷在刘天宇的耳边响起。刘天宇嘴里念道:“不做亏心事,不怕天打雷,不做亏心事,不怕天打雷”一边快速的跑向小面店。但是谁说过:“不做亏心事,雷不打你呢”不是一点点大的闪电,而是一道几乎有直径十米左右的闪电从天横空劈下来,带着一股霸气,刘天宇被劈个正着,最后一刻,刘天宇只看见小面店的店主的惊谔的表情,最后一个念头是。好像没有什么念头了。就失去了意志   

  “醒了,醒了,怎么又睡过了呢?”刘天宇好像听见老妈的声音,费力的睁开眼,啊,自己怎么在家里呢,不可能呢。难道被闪光劈中给抬到家里了,想到这里,刘天宇伸手摸起自己来。因为在一本书中,被闪电劈中,不死的话,在身体上总会留下什么痕迹。不是缺胳膊,就是没有了大腿。摸了一通,终于确定了自己大件还在工作当中,还没有下岗的迹象。这时,老妈的大嗓门又响起来“快点,快点,这是第一天上新的班级,难道你想迟到吗?快了,我去工作了。不要迟到哦”   

  刘天宇听见老妈的话,大脑一下短路。什么上新的班级,难道,难道。这时刘天宇心头没有征迹的跳起来,而且还有越来越快的迹象。不行了,不行了,刘天宇按住胸口。慢慢的坐了起来,他可不想心脏掉出来而挂掉。他慢慢的打开房门,外面的大门上挂着日历。刘天宇以极大的力量,极大的力气抬起头来。这个过程好像费了天宇所有的力气。当目光定格在日历上,日历上明显写着1997年3月2日星期二。刘天宇以这个姿态保持了三分钟,突然没有来由的软倒在地。   

  是真的吗?难道真是是真的,我回到了过去,我终于回到了未来。刘天宇这时心好像要炸开了。这是一场梦,对是一场梦。一定是一杨梦。刘天宇这样的梦也做过几次,醒来时,都是泪流满面。有的是在梦里高兴的流下眼泪,流着流着,好梦就醒来了,醒来的时候眼睛还是在流泪。有的是在梦里突然意识到是在梦里,眼也会不由自主的流下泪来,就这样流着回到了现实。“难道,这次又是梦”刘天宇想到,手慢慢的摸到了大腿,狠狠的捏了一把。“啊,”一声惨叫。在这个房间传开来。   

  “好像不是一场梦哦”想到这里,心脏又不受控制的跳起来,刘天宇想这样下去,心脏肯定会受不了,但是如果是梦呢。刘天宇不想自己在重复这一类的梦。但是这次好像被闪电劈了呢。天宇跳了几下,大规模的活动起自己的身体,因为天宇有这样的体验,如果在梦里,是不能控制如此大的动作呢。跳着跳着,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传来了一声音“天宇,这么晚了,今天你不是开学吗?不去上学,在家里蹦什么,搞的我家像打雷。”在门外响起声音的时候,天宇一个箭步打开门。门外站着不是二楼的顾伯吗?刘天宇激动的看着顾伯,“不过顾伯好像年轻了许多。不对,我好像真的回到了过去高中时代,是上天吗?,是上天可怜我吗?”想到这里,眼里流出了眼泪。当流出了眼泪时,刘天宇心里一凛。因为往往这个时候,就回到了现实当中了。顾伯见刘于宇打开门,一开始面露欢喜的样子,但是一会儿眼泪就出来了,想道:“难道这个孩子这么不禁说,不对了,往日我也这样说的,也没有这样的反应了。今天,我又没有说的太重。跟往常一样啊”但见刘天宇留着泪,一动不动的站着,忙说:“天宇,你欢喜蹦就蹦,就当顾伯没有说起这件事,好,我回去了”刘天宇见顾伯回去了,自己没有回去。心里已经确定了。是真的,是真的。心脏又好像跳起来。刘天宇忙看起家里摆设,八年了,八年多了,家里还是没有变,这个钟现在还在用呢。刘天宇说的现在,自然是指2005年,他的时差还没有调过来。刘天宇一样一样东西摸过去。感受着东西在手里的触觉,真正的触觉。刘天宇被这些东西感动时,突然,天宇蹲下身来,嚎滔大哭起来,一时间哭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刘天宇忘我的大哭着。楼下的顾伯也听见了,心里想:“这个孩子,今天是什么回事,等中午问一下孩子的妈,是不是发生了事情呢”顾伯在楼下听了一会,天宇依旧还在哭,想上去问问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听他如此这般,好像不是问的时候,但也在再也听不下去了。还是出门买菜去吧。   

  刘天宇把往日的苦、痛、恨、怨、悲、怜都哭了出来,直来嗓子发哑,发痛,才慢慢的停下来。看了看钟,现在竟然已经十点钟了,看来学校是铁定迟到了。不过天宇是一点不在乎,这点事跟自己的事情比起来算什么,但是出去转转也是好的。刘天宇洗了把脸,看了看自己的脸,依旧不帅。依旧在人群中找不出来的那种,但是年轻了许多了。刘天宇算了算,现在自己是18岁,已经不用在谎称自己24岁了。装年青了。一时间顿是意气风发起来。   

  刘天宇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整理自己的书。看着这些自己好像依稀熟悉的书本,一本本语文,英语,物理,化学,政治,练习本,慢慢的放入书包里。恍然隔世,恍如隔世啊。收拾好东西,刘天宇慢慢的走出家门。走到楼下,当第一缕阳光照辉在天宇的眼睛里。天宇嘴里不禁发出一声长啸,顾伯刚刚买回菜,冷不禁听见天宇这个声音,手一抖。那菜几乎掉在地上。那天宇喊了一嗓子,心里十分的痛快,却见顾伯朝自己走来。那顾伯走到天宇身边说道:“天宇,你怎么了,怪怪的,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呢,有什么事情告诉顾伯一声,我能做到的,一定帮你”心里想:“看早上这般哭法,家里一定发生什么事情,邻里邻居的,有事是一定要帮的”天宇看着这个顾伯,他知道顾伯这个人十分的热心说道:“没有什么事情,不过顾伯,求求你不要把我迟到的这件事告诉我妈,求求你了。顾伯,我知道你最好了。”那顾伯给天宇一个小马庇过去,当然同意了。   

作者感言

飞龙入海

飞龙入海

此作者暂时没有公告!

2021-04-01 07:00

目录
目录
设置
阅读设置
弹幕
弹幕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反馈
反馈
指南